《軒轅劍6》人物感評

  對於國產遊戲來說,內容一直是玩傢關註的重點,感同深受的至真之情也一直是三劍賺取玩傢眼淚的砝碼,最近有玩傢對軒轅劍6裡面的任務做瞭深情的評價,雖然比較主觀,但也是合情合理。

  人物感評

  先發鳳天凌這邊剛完成的。文章前面還有不少關於劇情無關的,我放在自己博客瞭,這裡隻放劇情相關的。其他人物有空我會完成,也有可能太監。如果太監瞭,就把這文當成單純的評論鳳天凌的就好。

  首先說明,以下評論完全主觀,有很濃重的個人感情色彩。對於中國歷史不怎麼瞭解,所以單從人物性格分析,想到哪說到哪,沒有大綱,更沒有什麼考據。

  鳳天凌 

  當時人設一個個出來,這位鳳小哥是我最滿意的一位瞭。無論從長相,還是簡介。都擔得起男一這個設定。雖然後來證明長相神馬的2D完全不能信。

  我把鳳小哥的性格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開始的傲嬌期。這個時候他的性格是我最喜歡的。單純,驕傲,明明像個小孩子但是一直強調自己已經是個男子漢瞭。想要為父親擔憂,所以偷聽父親與別人的談話。師父喊他不要 亂跑,他卻屢次偷偷溜出去溜達。對於老哥說的女鬼十分感興趣,想要向大傢證明自己是個很厲害的大人瞭,所以對於消滅女鬼這事十分積極。即使老哥父親屢次告誡不要莽撞,不要在未知的情況下涉入危險,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沖進瞭迷霧裡去除妖。他毫無懼怕,對自己充滿自信,對生活充滿熱情,這個時候他對於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晰:一名大商戰士,理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協助商戰勝周實現復國。這個時候的鳳天凌是很典型的未曾涉入復雜社會的楞頭青,有一腔熱血在心中。但是,由於父親哥哥師父對他的寵愛導致他智商實在不高,我後面會講到(我把鳳天凌的智商問題歸咎於親長的溺愛是因為我不想承認毛獸居然寫瞭這麼一個低智商的男主)。

  在第一階段的後期,他被他老爸支走跟著阿三去找姐姐瞭。這時他另一個特點就突出瞭起來:心腸軟。說的難聽點就是聖母瑪利亞光環照著你啊小男一號。途中碰到瞭被圍攻的蓉霜兄妹,他看到這麼多人圍攻一個小姑娘就看不下去幫助人傢。這一點其實在國產很多遊戲裡面都有體現,是一種俠的體現。我們一直被灌輸一種思想,以多欺少是不對的。但是如果這個少實際上才是更有危害的一方呢?比方說一群警察圍捉一個小偷。在未知的情況下少方會被自然當成弱的一方,弱的一方就會被有俠之意的人保護,而不分青紅皂白地保護陌生人未必是在做好事(噢對不起我在宣揚負能量)。但是由於國產遊戲對於“俠”十分看重,我也不指望哪天國產遊戲出個劇情是主角看到有人被圍攻瞭,卻沒有立馬上去營救反而采取觀望調查的方式,所以這邊對於鳳小哥挺身而出的行為我沒啥意見。

  我有意見的是後來他對於蓉霜的無條件相信和全方面保護。迦蘭多曾經跟鳳小哥說過他們國傢是被黑火所滅,那麼當蓉霜說她是來中原拿回黑火的時候。鳳小哥就應該有所思考。黑火十分可怕,那麼蓉霜拿回去做什麼,會不會有什麼陰謀會不會繼續做破壞,這都是一個正常人應該考慮的事情。蓉霜的行為怪異,明顯有所掩飾,在封神臺路徑抉擇上的失言,在封神臺上完全不賣力的幫忙,很明顯玩傢都能看出有問題,但是鳳小哥,我們的鳳小哥啊,思想單純,一心隻想著別人一個小姑娘要好好保護人傢,其他什麼都不會再想瞭。甚至在迦蘭多作為團隊裡唯一一個較為謹慎的人對於蓉霜質疑提出疑問的時候,我們的鳳小哥開始瞭思想教育:迦蘭多,人傢剛剛痛失親人,你這麼咄咄逼人做什麼(原話記不清,大意如此)?不求你有點自己的大腦,但求你能聽得進來自別人大腦的謹慎之語。心腸軟可以,但是在除瞭軟心腸外也要有思考、謹慎、很多其他的東西。單單純純隻是心腸軟就絕不是優點瞭。作為聖母夫唱婦隨的瑚月也對蓉霜百般呵護,瑚月我另外再談。自此我稱這二人為聖母夫妻檔。

  然後開始瞭第二階段的性格。劇情有瞭變化性格自然也有瞭變化,但是種種變化劇情卻沒有表現出鳳天凌日益成熟,卻使得他的性格變得十分混亂。

  鳳天凌驚聞傢中巨變,趕著回傢。一開始奄侯並不答應他幫助救風大夫。這時有個很大的矛盾擺在瞭他的面前:如果救瞭他爸那麼商周就要正式開戰,但是商還沒有準備好。鳳天凌的反應也十分直接,鳳大夫對奄侯忠心耿耿,卻換來如此對待,他接受不能。對於這個矛盾鳳天凌幾乎沒有思考就做出瞭他的選擇:他爸。從這邊的劇情開始鳳天凌的性格就開始混亂瞭起來。劇情如果稍微刻畫一下鳳天凌對這個矛盾的猶豫,他的性格就會塑造得更好些。為何我會說他性格開始混亂,首先,第一階段鳳天凌很明確是個十分愛國的好孩子。他可以希望商國可以與周國有一戰,但是不應該對於商國士兵戰死沙場百姓死於戰亂無動於衷。那麼在得知奄侯決定犧牲他父親的時候,他應該有所猶豫,至少詢問清楚前因後果。他可以問奄侯:既然阿父犧牲,那麼他作為阿父的孩子就有資格知道前因後果。或者是,到底是什麼原因要逼得奄侯犧牲堂堂一個大夫?他全都沒有,隻是一昧地說:“阿父絕不是做出這種事情的人!”且不說鳳小哥前期被塑造的不聽話傲嬌性格導致讓人十分懷疑他對鳳大夫所作所為所謀劃的事到底有多少真正瞭解,單說這種毫無觸動的對自己國傢有可能到來的災難的反應讓我覺得他其實情願讓無數商國百姓死於戰亂,也不願奄侯因為任何原因犧牲他父親。一個人自私可以,無數陌生人的生命與自己至親生命的抉擇選哪個都沒有錯,但是既然把鳳天凌塑造成瞭一個一心復國的胸懷大志的青年,那麼無論他做出哪個選擇都不要再給他配上不符合之前性格的言語行為。

  然後在一系列狂暴發泄之後,他終於平靜下來,決定用很經典的方法:長跪不起。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威脅奄侯的做法,你要麼救我爸,你要麼看我死。但是從鳳天凌的角度來說,這也可以說是一種“盡人力聽天命”的方法。我沒有其他辦法,隻有跪在這裡。最壞結果不過是死瞭,一瞭百瞭。但是如果奄侯心腸軟些,鳳大夫就可能有救。

  在這裡鳳天凌被重點突出瞭他的“孝”,若對於傢與國傢之間的矛盾的刻畫可以深刻一些合理一些,這邊的劇情還是十分感人的。大義滅親不是誰都做得來,鳳天凌作為一個一直有個良好傢庭環境有爹疼有哥愛有師父教導的單純青年,對於傢中驚變的不可接受也是情理之中。但是一昧的突出他的“孝”甚至忽略“義”卻是十分失敗的。

  電腦沒電瞭,有空再碼。才碼瞭個開頭。。。

  通完隔壁的遊戲繼續來碼。尼瑪差不多要忘瞭劇情瞭。之前想好的很多話也忘的差不多瞭。

  見瞭殷侯之後,鳳小哥就開始瞭四處破壞鎮壓鳳靈的封印之旅。在第三個封印結束後,鳳天凌一夥下山遇到姬克。破壞封印這種事情十分重要,他主公也說是多方探查才知道地點和方法,那麼鳳天凌就該有所體會這是一件很隱秘、需要慎重對待,並不是個光明正大的需要所有過路人都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的事情,在不知道過路人身份的時候絕不應該泄漏自己的行動。但是他在遇到姬克,在不知道對方身份的時候,就極為愚蠢的透露瞭自己的所作所為,讓姬克察覺到瞭他們正在破壞自己千辛萬苦做成的封印。而且之前在奄國與姬亭對話時說過,姬亭的衣服有周人特點,那麼作為同一畫風的姬克,鳳天凌小哥瞬間愚蠢得沒有發現對方的衣服特色。阿三在途中表揚鳳小哥經歷瞭傢變之後變得穩重瞭,我隻越來越看到瞭他的愚蠢。

  這裡穿插一個對反派的吐槽。第一個第二個封印被破壞事出突然可以理解,第三個姬克在破壞封印之後出現瞭,被姬亭脅迫沒有幹掉主角,但是這時已經知道主角群在破壞封印,那麼第四個封印薑子牙在他們破壞之後才出現是因為老頭老瞭腳程不夠嗎?我一直覺得軒轅劍有為瞭打boss而打boss的生硬感,這邊也是這樣。明明薑老頭應該一開始就出現的,但是一定要打敗最後一個靈將把封印破瞭,再來個厲害的boss出來。如果說薑老頭對於靈將的實力放心,那他就不該出現,後來放個劇情說他很吃驚主角會如此厲害之類的;如果他對於靈將不放心,那他就該一開始出現。無論怎樣都不該是破瞭封印之後他馬後炮出現的情況。反派的智商也堪憂。小時候看的封神榜都被毀瞭。

  重回鳳天凌。他回到朝歌發現老爹被送回來瞭,然後掛瞭。這時出現瞭神轉折,鳳天凌實際上是周人,卻被商人鳳大夫養大。這本該是個高/潮,很不幸劇本很輕松地帶過瞭。我可以理解鳳天凌感激鳳大夫一直以來的撫養之恩而無法作為周人去討伐商人,但是我一直以為古人都是十分看重血脈出身的,那麼他決定依舊作為商人去打周人時,有沒有想過他以後殺的周人可能是他父親的朋友,他的族人,跟他同一血脈的人?養育之恩難以回報,但是血脈之親也難以抹消。他在毫無芥蒂地殺周國人之時,可曾想過他未曾謀面懷胎八月的母親如果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會怎麼想,在臨死之際托孤的父親會怎麼想?這個矛盾,就這麼輕而易舉得揭過去瞭。

  然後我要說的是他與姬亭重新見面那一段劇情。姬亭回去發現父王被人謀害,兇手就是鳳天凌他爹。然後與他見面時對他責問。鳳天凌的反應十分奇怪。這邊性格混亂再次體現瞭出來。劇情由始至終都沒有一絲想要弱化鳳天凌的想要為商國賣力、做個大商戰士的思想,那麼鳳天凌在得知周王去世後,應該自然會覺得自己的復商之路向前邁瞭一大步,即使死去的那人是自己朋友的父親。在解除封印途中鳳天凌曾與姬亭發生過沖突,那時他就意識到瞭自己與姬亭的身份差異。雖說比常人晚瞭很多,但好歹也發現瞭。那麼在這個時候,他也該清楚明白自己作為商人的身份與對方作為敵國王姬身份的區別。作為朋友,對方的父親去世,感到傷心同情是正常的;但是作為敵人,就不該如此瞭。朋友與國傢這個沖突有瞭,可惜完全沒有刻畫。劇情一方面總是說鳳天凌想要復國十分愛商國,但是在沖突矛盾發生的時候,這一特征卻總是神奇地消失瞭。

  同時,他在反駁姬亭的指責時十分理直氣壯地表示,“我發誓我阿父絕不是殺人兇手”(並非原句,大意如此)。那麼鳳小哥你有沒有想過,你父親作為商國大夫,當真不想周國王死嗎?鳳大夫作為謀殺案的參與者,絕不是不知情者,這點我想作為一個有點正常腦回路的人都能想到,那你憑什麼這麼理直氣壯義正言辭地為你父親辯白?從鳳大夫的角度來說他也一定希望周國王可以死去,但是鳳天凌說話時卻從未考慮過他父親的意圖和自己作為商人的立場,隻是一昧得想要挽回這個友情而沒有原則的為自己父親所做辯解。

  而且,姬亭的父親被商人所害,這時鳳天凌的父親哥哥也才被周人害死,他居然就這樣軟軟地聽著姬亭的指責弱弱地辯解,喪兄喪父之痛在哪裡?因為有個敵國朋友的父親去世瞭,所以自己父親去世的痛就全都忘瞭?姬亭指責鳳天凌是殺父仇人,姬亭作為王姬對於鳳天凌來說不也於殺父仇人沒有多大區別?之前因為“孝”已經弱化瞭“義”,現在為瞭友情又弱化瞭“孝”。鳳天凌,你還剩什麼?

  然後進入第三階段。兩個約定的對比和選擇。

  白王出現,為瞭讓姬亭自願交出天垣聖環,然後帶他們去某處重拾上世記憶。重拾瞭夏國戰士記憶的鳳天凌依然做出瞭作為商人而戰的決定,他的理由是這樣的:我反抗商人是因為覺得他們踐踏瞭夏國優美的文化,如今商人已經繼承瞭夏國文化,那麼我就要作為商人去反抗踐踏商國文化的周人。此時鳳天凌身上已經有許多足以作為周人的理由瞭:出身,亡國之恨,與王姬前世的約定。而推翻這一切理由的原因有:養育之恩,文化的傳承。一一對應來看,養育之恩分量勝於出身這點不作討論,勉強可以接受,那麼文化的傳承可以勝過亡國恨,恕我實在難以理解。作為被滅國的夏國人,鳳天凌前世的親人、朋友、愛人都被商國所殺,繼承瞭前世記憶的他卻沒有繼承前世的情感,或者說這種情感與文化傳承的重要使命相比不值一提。文化是個十分有高度的東西,但是這種高度的同時讓它有瞭距離感,因此是個影響人情感不大的因素;而傢(愛人)、國確是可以直接影響情感的要素,兩者相比,從玩傢切身角度來說,會為瞭哪邊而拋棄另一邊,還是有個大致偏向的。這樣一昧提升文化高度的設定反而讓人難以認同,更別說代入感瞭。

  而且,作為片頭動畫的主旨是為瞭貫穿全劇情,或者交代個起因,故事慢慢發展,比方說蒼之濤,軒5就做得很好。如若不想做個這樣的片頭,那就索性不做,如軒5兩個外傳那樣簡單過個主角群,也可以接受。軒6這個片頭在鳳天凌做出決定繼續抗周的時候已經完全失去瞭它的功效,沒有貫穿後文,單純作為起因來看,甚至有些被推翻的意味,實在是個敗筆。

  跳過一系列抗周死師父打姬克的劇情,直接到最後。鳳天凌這時終於回憶起瞭與瑚月的約定。他與白王對話時依舊表示希望留在這個時代,即使他的主公已死,他也仍舊想要為商國捐軀。這時他應該已經相信白王一直所說的商國會滅亡,但是他希望可以為瞭信念去戰,去死。這點很好,但是,神轉折出現瞭。當他得知瑚月為救他而死的時候他動搖瞭,他開始考慮他們之間的約定瞭。先暫且把鳳天凌與兩個女主的約定放在同一地位來看,之前為瞭文化傳承的理由他背棄瞭與姬亭的約定,但是這時他卻為瞭與瑚月的約定背棄瞭文化傳承的理由。雖然白王解釋說文化傳承實際上周國也會,就像之前滅夏的商國一樣,然而一次是因為文化傳承而放棄被滅國之痛,不履行約定,一次是因為文化傳承而放任國被滅,去履行約定;這其中的因果關系,讓人難以琢磨。

  然後再來說兩個約定。我就看過2篇軒6的評論,一篇是手動對焦的,我十分贊同他說的,這邊所寫的也有受他評論所影響。與瑚月的約定就是小時候過傢傢說“我要娶你”“你要嫁我”之類的戲言,居然從頭到尾貫穿,而另一個與王姬前世的約定甚至作為障眼法來襯托這個約定才是最後出現要履行的約定,實在讓人匪夷所思。一個是兒時婚嫁戲言,一個是成年時一起復仇的大志,孰輕孰重,不再多說。鳳天凌因為想要回報鳳大夫的養育之恩,傳承文化,放棄瞭一個約定,又因為另一個約定放棄瞭養育之恩,殷侯的識士之恩,一改對白王未來預測的不信任,放棄瞭對傳承文化的堅持。我隻想說,鳳天凌你的腦子被驢踢過瞭吧。

  總結一下。主角的性格,對於矛盾的反應與抉擇,自己的思想變化等等對於一部劇情重要的國產遊戲來說十分重要。這次的鳳天凌除瞭前期傲嬌屬性明顯以外,在後來劇情發展中變得極為混亂,有一個屬性立馬被後來劇情的另一個屬性推翻,以至於他從來沒有一個從始至終貫穿的原則,變得什麼也沒有。

更多相關資訊請關註:軒轅劍6專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