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這幅撲克牌,你就讀懂瞭中國手遊江湖

  

  移動互聯網裡最火的是手機遊戲,占據瞭各大App Store的熱門和推薦榜單,如果把這些遊戲背後的大佬,與撲克牌裡的人物進行匹配,會是怎樣有趣的結果呢?

  新廠商(觸控等)野心勃勃,妄圖把握窗口機會,塑造全新行業格局;老廠商(盛大等)不甘人後,動輒端遊手筆推廣,愣是通過金元戰術砸出一個大熱產品(《百萬亞瑟王》);更有藍港這樣特殊案例:從端遊、頁遊轉戰手遊,在巨頭爭奪的罅隙之地完美轉圜取得完美成功。

  渠道側則可謂是巨頭割據:騰訊、百度、360三分天下,各具優勢。騰訊通過微信、手Q導流優勢,已成為iOS上最大的遊戲發行商,安卓側通過應用寶發力也出現飛速發展;百度則善於借力——通過整合91,迅速成為Android端最大的渠道商,和360直面慘烈競爭;360依舊有其江湖地位,隻是在騰訊和百度緊逼之下,壓力劇增。

  還有不容忽視的發行商——中手遊、樂逗、飛流等,他們充當瞭研發商和渠道商的橋梁,隻是由於體量相對較小,目前並未引起足夠重視。隨著其重要性凸顯,日後的手遊疆域中,其必占據更多位置。

  而兼具這三者的身份,隻有一個——騰訊。外界傳言其在今年的KPI為120億,占據中國近半手遊江山。這一數字看似誇張,但瞭解到手遊收入的真實數據以及隨著其在發行端的日漸開放的政策,你就知道它極有可能實現。

  它們都是這幅撲克牌的主人公,看懂瞭牌面排序和分類,你就看懂瞭波詭雲譎的中國手遊江湖。

  任宇昕:從2003年開始耕耘,歷經6年,他讓騰訊遊戲從默默無聞的小角色成長為行業王者。2013年,他又帶領騰訊開啟移動遊戲新的征程。短短一年時間,在外界看來佈局稍晚的騰訊,再次創造瞭奇跡,並以領跑者的姿態揭開瞭中國手遊黃金時代的序幕。作為騰訊互動娛樂的掌門人,任宇昕是這個行業無可爭議的“王”

  

  張小龍:產品境界非常高的他,一直堅持“把產品做簡單”的開發理念,帶領廣研團隊做出瞭微信。看似是與手遊“八竿子打不著”的圈外人,卻是中國手遊行業的“無冕之王”。凡登陸其微信渠道的精品手遊卻動輒月流水過億,不斷刷新著手遊行業的營收記錄,前兩名都是騰訊的,誰不服?

  

  邢山虎:在經過八款產品失敗的磨礪後,對第九款產品並不抱希望的“說不得大師”卻無意間迎來瞭人生的轉折點,《我叫MT》紅極一時,卡牌手遊也在2013年迎來瞭自己的井噴,成功絕非偶然。作為“手遊創業模范”,大師再一次站在瞭十字路口,該如何抱住搖錢大樹?下一個產品怎麼做?如同外貿中常用的精仿的A貨,雖然有爭議但是品質還是不錯,所以給這位仁兄一個方片A似乎也擔得起

  

  張東晨:“合縱連橫”是他慣用的殺手鐧。是他,在手遊發行渠道刮起 “橫向擴張”的風暴,整合多酷移動遊戲業務和91無線遊戲業務平臺,整合百度搜索、貼吧、視頻等立體化資源網絡,實現從新手小白到重度骨灰的全面覆蓋。進一步發揮整合力量,推出打包服務,至少表面上看起來百度叱吒手遊江湖架勢十足,一個黑桃K不知道能不能滿足東晨兄不斷膨脹的心理,雖然他可能不會像以色列國王那樣演奏豎琴?

  

  陳傑:手遊女王氣場全開,手段隻能用“狠辣”來形容。接手360手機遊戲事業部以來,360手機助手在眾多安卓渠道中表現出色,用戶已經超過瞭3億,累計下載量達到瞭320億次,占國內應用商店總下載量的40%以上,女王的運營能力可見一斑,按照西方近代撲克的文化,黑桃Q來源於希臘的智慧和戰爭女神帕拉斯·阿西納,作為唯一上榜的女性,給她一張黑桃Q似乎是名至實歸。

  

  張向東:自《百萬亞瑟王》取得驕人成績後,江河日下的端遊巨頭盛大遊戲似乎要All In手遊。最近《鎖鏈戰機》的轟炸式營銷,讓人開始揣測“百萬亞瑟王”的神話能否重演。張向東更是喊出瞭“我們正青春”的口號,不服老當然是美德,隻是換個跑道能否保持速度還待時間驗證,給他一張代表“侍從”的梅花J,似乎有些殘忍,但也可以理解為對遲暮英雄的一種褒獎。

  

  肖健:霸氣側漏的中手遊掌門人絕對稱得上是江湖一方霸主。在他的精心佈局下,中手遊已建立起強大的手機終端預裝渠道,將中國手遊所開發的功能手機遊戲產品和遊戲平臺預裝到每年超過3000萬臺功能手機中,累計裝機量超過1億臺。他還抱上瞭運營商的大腿,目前,中手遊已成為“中國移動”遊戲收入排名第一的供應商,對這位曝光欲望很高的掌門人來說,給他一張黑桃10是不是能滿足其十度曝光的願望。

  

  紀學鋒:從數學碩士到巨人網絡總裁,紀學鋒走的是毫無偏差的直線,而在端遊世界呼風喚雨的巨人在手遊大潮前卻沒法直線前行瞭,2013年巨人網絡開始對手遊“投錢預熱”,2014年已有眾多產品線蓄勢待發,其中《中國好舞蹈》官方手遊已經首發,坐不住的端遊巨頭在手遊舞臺上跳起瞭“二次創業”舞蹈,舞姿如何,且看他的梅花9弄。

  

  陳湘宇: 憑借一把“水果刀”名揚天下後,樂逗之後代理和發行《神廟逃亡》、《小鳥爆破》、《地鐵跑酷》,聚集將近4億玩傢。而陳湘宇代理海外遊戲從來不是拿來主意一招鮮,他是國外手遊的中國翻譯傢。到瞭陳湘宇手中,再洋氣的遊戲也得開始“豆漿油條”起來——你看,話題女郎柳巖都開始“神廟逃亡”瞭,不知湘宇兄的本土化炒作能玩多久,我們就發張紅桃8來表彰一下他對手遊行業八卦炒作的貢獻吧

  

  鄧攀:掌趣除瞭手遊外還有網遊、端遊、電視遊戲,以及花樣繁多的資本並購遊戲,盤子大得很,手遊不過是其中一盤小菜。但掌趣對這盤小菜期望卻不小,他們估計2016年掌趣在手遊市場份額將占至15%以上,隻是不知這個估計其他玩傢同意否?對於口氣不小的這位仁兄,不知道是該給他一顆薄荷糖,還是給他一張梅花7?

  

  劉泳:從2001年功能機時代就開始專心做手遊的“老人”,2013年講出瞭功夫不負有心人的好故事,一是推出瞭月流水過億的《時空獵人》和Angelababy加持的《神魔》兩款遊戲,二是被華誼兄弟並購,強調手遊與影視動漫IP天然聯系的劉泳接下來會有何新招,敬請期待,老將出馬,一個頂倆,先發吉祥數字方片6來鼓勵一下

  

  倪縣樂:飛流直下三千尺,俱是卡牌撒人間。手握7項專利的“另類學霸”倪縣樂隻想做最屌的遊戲發行商,專註卡牌遊戲,專註發行運營,專註鉆研各種讓卡牌類遊戲延年益壽的元素,專註在卡牌裡發現大千世界,發給他一張黑桃5恐怕下樓的仁兄會不滿意,但是誰讓兄弟我也喜歡卡牌遊戲呢?

  

  王俊煜:盡管在安卓應用分發渠道已占有一席之地,但豌豆莢從來不把自己定義成應用商店。王俊煜說,豌豆莢要成為人們通過手機發現內容的入口,要成為手機端的GOOGLE,狀元思路果然非凡人也,雖然拿張紅桃4對於高考狀元來說似乎心有不甘,但想想那麼多手遊英雄都沒上榜,狀元兄應該可以聊以自慰瞭。

  

  王峰:苦心修煉轉型大法,端遊、頁遊、手遊無不涉獵。王峰有三把劍,分別是王者之劍、蒼穹之劍和神之刃,成績都算不俗,特別是當前的《神之刃》正倍受渠道熱捧。如同獵豹的傅盛,他在巨頭搏殺的邊緣地帶完美轉圜,成長為一線研發商。基本上,藍港的產品在各個渠道都能拿到不錯的位置,考慮到三把劍都有待磨礪,發張方片3給他似乎也是沒有爭議的。

  

  陳昊芝:《捕魚達人》讓他一時聲名鵲起,重奪往日榮光。在手遊競爭進入白熱化之後,他又悄然化身為發行大亨。現在,陳昊芝又開始講遊戲引擎的戰略故事來給觸控增添想象力——他最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 “我們並不是一傢遊戲公司”。這個“故事”能否被驗證,決定瞭觸控IPO的命運,2在中國撲克的很多玩法是最大的,但是在西方撲克確是最小的,是大,是小,還是“2”,大傢去猜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