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攻略區 ›› 單機遊戲攻略

《英雄無敵3》中的英雄職業和劇情有什麼關系呢?玩傢們是不是不太瞭解呢?小編下面給大傢帶來的就是英雄無敵3職業劇情分析。

英雄無敵3職業劇情分析

一、士氣、運氣

H3主旋律自然是戰爭,而戰爭的勝負由許多因素決定,然而,諸多元素中,有兩項作用是無形且至關重要的,它們便是士氣和運氣,在H3中這對應瞭兩項技能。士氣、運氣在許多場合——遊戲劇情及真實歷史中——發揮的作用會使軍力強弱反轉,戰爭勝負更易。

士氣(Morale),顧名思義,就是士兵的戰鬥意志,包括激昂的鬥志、不知疲倦的精神和敢於犧牲的勇氣——無數事例表明,同等實力下,士氣高的軍隊更容易取勝;反之,戰火所至之處,死得最快的旺旺是最怕死的人。H3的人族以孱弱之軀構築強極一世的國度,擁有戰無不勝的軍隊,主要原因不在於大量豢養的獅鷲或者光復戰爭中期降臨的天使,而在於每個戰士(你們明白我說的不包括拿糞叉的那幫人)的良好士氣。

士氣不是本來就又的,它源自戰士的信念——或保衛傢園的決心,或同仇敵愾的怒火,或刻骨銘心的仇恨。士氣會受到客觀因素的影響,恐懼、困惑、懷疑、挫敗、羞辱都能打擊士氣,甚至,與有敵意的勢力進行不情願的協同作戰也會使士氣低靡(129就是這麼鬧出來的)。此時,如何鼓舞軍隊士氣便拷問將領的領導能力,在H3中這叫【領導術】。

如何領導軍隊使其保持高昂士氣,每個領導者都有自己的見解。中國古代的亞聖,孟老師,一句“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就指出瞭士氣的重要性,而後他提出激勵士氣的辦法是【施仁政】。依本座之見,亞聖若穿越到H3,習得領導術的概率——無限接近於【零】。(“仁政”跟士氣有球的關系啊!)

鬥士英雄是H3領軍主要勞力,所以一般情況下,每個陣營中的鬥士英雄都更親和於領導術。人族的騎士英雄更是領導術的集大成者;領導術不僅是騎士最為深化理解的技能,也是騎士的招牌,許多騎士出身的其他職業英雄也都掌有領導術。地下城的地下領主對領導術也十分醉心,僅略於騎士,原因在於恩洛斯大戰中的敗者大量逃亡尼貢,藏亡納死的地下城陣營軍隊中的人類將領,多處於原本的騎士序列。

當然啦,話不能說得太絕對。就拿“鬥士英雄善領導術”來說,墓園陣營的所有英雄都對領導術深惡痛絕,他們的興趣隻在於如何摧毀生靈的士氣——比如制造能讓人士氣低落的鬼龍。我們不能說死亡騎士和巫師都是心靈變態,畢竟從實用角度大傢都知道,對於【心智不全】的喪屍們來說,根本就無所謂士氣。墓園陣營的英雄如果學瞭領導術,大有北大高材生賣豬肉的技能無用感。

元素煲……額對不起,是元素堡的元素人英雄的親和領導術程度與元素使英雄相差無幾,且都非常低,為什麼呢?因為元素報主要戰力是元素士兵,同樣的是心智不全的。以H3的劇情中學習劇情的難罕,學習什麼技能都要在實用性上花費心思。

塔樓的煉金術士英雄對領導術的親和力——很低——反而還不如術士,似乎違背瞭“戰系親領導”的規律。不過細想5秒就能明白過來,煉金術士整天搗鼓的傀儡(……)正是塔樓的主要戰鬥部;相反地,術士英雄卻是法師、神怪組成的統治階層的領導者,傀儡作戰是不需要士氣的,而法師、神怪在必要時卷入瞭戰鬥,士氣將是一個重大的課題。

巡邏兵、野蠻人、馴獸師對領導術親和力不如騎士和地下領主,但也足夠可觀。而法系職業(這裡不說術士)普遍疏離領導術,第二個例外則是戰鬥法師——大傢都知道據點陣營是一個何等全族尚武的勢力,應該也不會太奇怪。

最後不得不專門圈出地獄陣營,他們不比墓園、元素堡,士氣因素對他們來說【也】非常緊要,可是魔鬼英雄對領導術掌握能力很弱,異教徒英雄還要更差一些。究其原因,地獄陣營充斥著狂妄、欺詐、恐嚇和猜疑,在不就是怯懦,他們自然難以觸及士氣的真諦。也因此,身為俘虜的前騎士【夏洛克斯】會被高度重視,人類與惡魔的混血兒塞爾倫能贏得他的地位,同樣也因此,大部分時間伊歐佛總能吃大敗仗——烤肉味的。

運氣是比士氣難於把握的另一項戰場重要因素。H3出於平衡計,把幸運的效應設置得“有它錦上添花,沒有瞭也不用擔心會雪上加霜”,所以在二十八選八的遊戲操作中,幸運數顯然屬於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之類;盡管如此,劇情意義的幸運,無人可抹殺其威能——誰要是不服本座這麼說,自己帶支軍隊去挑釁一下山德魯@諸葛玉簫 ,然後兵敗被俘,看看有沒有命能活著逃出來。觀現實史,事例更多:箭射帶鉤,齊桓稱霸;刀刺宮柱,燕丹授首。此皆幸運之力,連篇累牘之故事,不勝枚舉。

一方面,“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在戰場上,真的要能積極自主地收集(collect)更多幸運的“幸運術”,自然是逆天的存在(劇情啊劇情)。這種玄而又玄的東西,自然更合魔法英雄的口味。——額,額外說一句,以後談及法系通例時,自動忽略戰鬥法師。

另一方面,壁壘陣營有幸運神祗的守護,擁有比其他陣營更多的幸運術親和力,隸屬戰系的巡邏兵英雄的“幸運度”非常可觀,超過瞭所有其他陣營的魔法英雄,而德魯伊更是空前絕後地親和幸運術,就差沒整個身子貼上去瞭。幸運術可視為阿維利的【國術】。

從數據看,壁壘以外,幸運守護神對正義聯盟的魔法英雄也眷顧有加,此外,守序中立的女巫英雄(這幫女人對領導術幾乎是絕緣呢)也蒙其青眼相待(不然根本帶不動兵)。而其他的英雄想獲得幸運術就很難瞭。也許這是3DO表達“善有善報”的一種幽默方法吧?

幸運術聊完瞭,但是幸運還有話說。我們不能忽略一個種族——投石矮人(Halflings)。在伊歐佛陷落於克裡根後,失去傢園的投石矮人一直在預謀報復。從戰鬥力數值上看,他們除瞭“永遠幸運”之外和大妖精相差無幾,看起來絕無跟克裡根叫板的資本。然而劇情中,就是這點相差無幾的能力,讓投石矮人們大放異彩,在末日戰爭末期起兵響應格魯,他們的伏擊戰讓惡魔“傷亡慘重”(就憑那坑爹的殺傷力數據……),能及此者,除開與惡魔周旋到底的決心外,所恃者,”善有善報“也。

二、肉搏技藝

戰爭中被使用的武器很多,以H3論,除弓箭等遠程打擊手段外,就是槍、劍、刀、錘、斧、鞭、棒、鐮、連枷、流星槌等,更多的是生物自身的尖牙厲爪(蝦米?本座忘瞭鷹身女巫的匕首?)。盡管武器不盡相同,但有一些共通之處,對敵人的殺傷效果取決於進攻時的爆發力,以及對爆發力的合理掌控,這類技藝在H3中稱為【進攻術】。

肉搏戰中,共計敵人的同時也面臨著敵人的反擊,因此在遭受攻擊時,以格擋、閃避等技巧來減少自身受到的傷害同樣重要,而這類技巧則被稱為【防禦術】,正好與“進攻術”相對,不過,防禦術不僅在肉搏中起作用,在遭受遠程打擊時,防禦術在一定程度內也能起保護作用。而對於法術傷害,防禦術完全無用。

攻、防技巧深受所有鬥士英雄青睞,是不言自明的。這些英雄的魔法能力偏弱,而格鬥是他們實力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即便是煉金術士,也對攻、防兩技能有足夠的重視。

而魔法英雄對這兩個技能的態度大相徑庭:

戰鬥法師、異教徒最傾向於攻擊、防禦之術——尤其戰鬥法師,本就屬於“魔武雙修”,所屬的據點陣營又以野蠻性、攻擊性為榮耀(Lok Tar Ogar!= =!),故此戰鬥法師對進攻術打到瞭狂熱狀態(程度僅亞於對後勤學),乃至出現瞭以為特長進攻術的幹德魯郡主。(啥?問俺為什麼異教徒也重視攻防?他們的魔法能力跟60分萬歲有多少差別啊?由不得他們不重這塊啊。)

一般法系職業對這些技藝便不太感冒瞭。至於純粹法師們——術士、妖術師和元素使們迷信魔法力量,對格鬥術近乎厭惡。(因此,一位喜歡揮舞寶劍的騷年,稱為魔法學校中忤逆的典型,你們懂的。)同為純粹法師的女巫則更多地受到沼澤勢力重視防守、兼顧進攻的戰爭觀影響,對進攻術並說不上厭惡,而對防禦術十分重視。

進攻、防禦的技藝在實際作戰時會受制於戰士的體格力量(不是四維的P)、武器、防具等因素,所以,不具有無限強化的空間。盡管如此,這些技巧受到鬥士英雄歡迎的狀況,不會因此而扭轉。

因為戰鬥的直接目的是消滅敵人,而過多註重防守並不利於這一目標,且防禦並非萬能,“久守必失”,所以大部分鬥士英雄都更多註重進攻術(防禦就交給鎧甲護具吧),認為“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尤其是據點全陣營所有英雄、地下城的洞穴人鬥士和元素堡的火元素人、精神元素人將領。因此,這些英雄坐擁進攻術普及狀況餅狀圖(= =0)的最大的份額。其中野蠻人和元素人更是以進攻術為職業第一要術。

然而,真正能把進攻術變成特長的,隻有兩位——一是在克魯洛德和埃拉西亞【流浪】的人類野蠻人肯洛·哈格(還好他的武器是大斧,不用劍);二是【服役】於克魯洛德軍隊的食人魔戰鬥法師幹德魯郡主。他們都歸於以強硬攻擊為榮的據點陣營。

這兩個人的共同點是:武藝高強、使用重型武器(戰斧/狼牙棒)和擁有一顆瘋狂的心:肯洛·哈格舉止粗魯、性格暴躁、戰鬥勇敢,早在恩洛斯大陸便有“野蠻人”之綽號,文雅地說,就是大開大合開山將,粗俗地講就是不知死為何物的瘋子;至於幹德魯,那就是一心想要死在戰場上的“小白”*,隻是武藝太好,氣勢太高,終於沒死成。

可見,重視進攻時一回事,一味進攻又是另一回事,在尋常人眼裡,無懼生死和無腦送死,相差也隻有一線。元素人盡管暴戾兇悍,但不精於技巧且“徒手”作戰,也成不瞭進攻特長者。

巡邏兵、煉金術士、馴獸師在攻防取向上屬於少數派,這三類鬥士英雄對防禦術的偏好多於進攻術,這與其各自陣營的狀況有莫大關系:先說壁壘,精靈弓手是其主要軍事力量,對進攻術需求不大,飛馬、獨角獸作為反魔法部隊,肉搏的場合不多,愛人和枯木衛士較多地扮演守護者角色(也別太指望他們能進攻),金龍、半人馬神馬的就不屬於常規軍瞭。再說塔樓,煉金術士主要還是以傀儡(尤其是人偶)作為主要部隊的,傀儡這東西,結實第一,殺傷敵人弱一點沒事,不是還可以靠法術嗎?煉金術士再戰系他也是魔武雙修啊。至於H3中防禦性最高的要塞,其理念本身就是攻守兼備(致命香水說:鎖定~~進可攻~~退可守~~調虎離山~~~進可攻~~~退可守)、先守後攻,這也源於其實際情況,沼澤的怪獸們都出奇的皮糙肉厚。

上述三類英雄都對防禦術極為重視,並且各自出現瞭以為以防禦術為特長的名將。但我們要明確一點,在這三大陣營中,防禦術也絕非被奉為圭臬之術,各自的防禦特長者在本陣營中的Evaluation(突然不知道要怎麼用中文寫瞭)也不會很高。孟斐拉是“H3名將中箭術第十名”(隱藏屬性箭術,不在面板上),箭術造詣一般般,所以轉而專註於防禦術(其他巡邏兵對防禦術也就是用用就是瞭);孟斐拉本人並不被阿維利軍方重視和拉攏。泰澤素有“鐵壁”之譽,不過馴獸師的價值取向是以阿爾金那種技能搭配為最優;泰澤將軍倒是被丟在邊境地帶,頻繁被敵人圍攻才圍成“鐵壁”的——他不能不鐵壁,不敢不鐵壁,不鐵壁就保不住小命瞭。還有“三大鋼板”中,妮拉並不是人類,她是神怪……1、2、3……話說沒人覺得一個神怪特長防禦術顯得很突兀嗎?(他們種族可是主要以魔法起傢,評價實力也是靠魔法說話的喲~)好吧,不賣關子瞭,神怪妮拉其實是他們本族中的異類,從小在跟小夥伴玩耍時就特別能扛揍(這可不是本座杜撰,英雄介紹說的),是個被揍出來的行傢。

三、法術精研

H3的世界裡,行走大陸的英雄,再不濟也多多少少懂點魔法,能掌握一些諸如魔法神箭、護體石膚之類的簡單法術,而更高深的法術,則需要足夠的智慧(Wisdom)才能【洞悉】其奧秘。(譯電員表示:洞悉神馬的最有愛瞭,米娜桑多多破譯)而同一種法術不同英雄施展起來,效果各不相同,最基本的原因在於他們的魔法力量(Power)有差異,二在短時間內不同英雄的連續施法的能力也有不同,這與其體內的法力(Mana)儲量有關,【一般】的情況下,掌握知識的多少與法力儲量是成正比的。

以上是眾所周知的常識,在此重復一遍,是為瞭強調一點,絕大多數魔法英雄都掌握智慧術士有原因的。魔法英雄對魔法都有不同程度的狂熱,以及有足夠的智慧來精研各種法術。但智慧並非是法系職業的唯一追求。

魔法的奧秘不一定隻留存在典籍裡,也可能在施法者之間口口相傳,而且真人演示也往往比單純地文字描述更有啟發力。(嗯,舞蹈教師都是靠這個吃飯的,因為光看視頻很難學會跳舞~)通過交流來教授他們魔法以及向他們學習魔法的能力,叫做【學術】(Scholar),這是神怪-火精靈一族引以為傲的本能,也是眾魔法英雄追求的第二個重要技能。另外還有一些戰士也學習瞭學術。這個技能當然是受制於智慧術的——試想,一個不知數學為何物的人,即便歐拉再世也無法指點他;同樣地,一個半知不解的講解者是無法把隻是傳授給他人的。

如果拋開學術交流和劇情中難以企及的大型魔法行會的典籍,想要學習新的魔法,還有一種方法——觀察他人施法,暗中偷學。這個方法要求學習者有敏銳的眼神和靈動的思維——像700那樣,額,我是說像蒼蠅那樣;因此這樣的能力被稱為【鷹眼術】(Eagle Eye)。鷹眼術是法系職業追求的第三個技能。傳統的八大勢力中各有一位以鷹眼術著稱的強者,除瞭艾許資質略不足,其餘七“鷹”也正是鷹眼術特長者,地位超然。同理於學術,鷹眼術也受制於智慧術。

掌握瞭魔法是一回事,使用魔法又是另一回事,在力量固定的情況下,若想提高魔法的效果,就要精修元素法術,或者依靠寶物的能量。又或者,有一個專門的技能名為【魔力】,專門提高殺手法術威力——其機理在於提高力量的使用效率,從而增加爆發力。

法術騎士也是一種能量的交換,而法師的身體就是轉換場所,所以魔力技能事實會增加法師的負擔,這一點大傢可以想象一下斷絲重連、電阻減少的白熾燈泡(不會有人問我什麼是白熾燈吧?這些年貌似都沒怎麼見過這東西瞭)。而另一方面,過度專註殺傷法術的應用,怎麼看都有暴戾邪惡的嫌疑。因而正義三族和從三族中征召法系職業者的元素堡陣營,都不存在特長魔力的名將,二大名鼎鼎的五大魔力特,也全都不是什麼正常人。

在此之外,法師們還要面臨的一個問題是連續施法的能力。受知識水平制約,法師都有固定的可用魔法值量,想延長連續施法作戰的時長,方法無非兩種,一為開源,二為節流。節流涉及四系元素,以後再講,開源即為【智力】,通過對智力的開發,施法者對知識的理解加深,從而獲得額外的魔法值。當然,也可以從另一層面吧“智力”也視為“節流”,即:通過開發智力,提高“施法能”E(Spell)的利用率,從而相對地擴充瞭“魔法值數量”。(隻是這樣理解的話,面對怪物、陰魂、法師、飛馬時,解釋起來會很尷尬。)智力的效能(100%)在比例上遠超魔力(15%),這也很容易理解嘛,耐力總比爆發力有更多的提升空間。

傳統八大勢力中,除據點外,每個陣營都有鉆研智力的名將。(據點的傢夥太愚笨瞭點……)其中塔樓陣營還有兩位之多。不過,擁有智力特長的人物卻很少,隻有三位,而且其中兩位還分佈在德魯伊和異教徒職業——著兩種職業並非純粹法師,而第三位智力特(安潔爾)是一位女巫,雖屬純粹法師,但女巫的“魔法化”(Speellization)水平是弱於其他三種純粹法師的,對智力的依賴程度也隻能說中等。或許H3是在暗示我們,理論上可達到無限開發的智力,在實踐中想要達成過深的開發,阻力之大,已非單純靠苦心孤詣的研習可克服瞭。這樣的能力的擁有者寥寥無幾,每一位都可以說是造物主的寵兒,天縱奇才。最後一種法術精研技能是【神秘術】,相比前述五種技能,這個技能的存在感弱得多。神秘術的作用是提高修習者魔法值恢復速度,顯然它受制於知識水平和智力。實際上神秘術常常被與鷹眼術相提並論,算是一種比較“有性格”的技能——不過,劇情意義講來,智力的開發並不是易事,魔井神馬的也不是滿大街都是;有神秘術這種能加快魔法能量補充的技能,關鍵時刻或許是可以保命的。從這一點來說,神秘術有它的市場。(當然啦,劇情中應該不至於是太陽出來mana突然暴漲的恢復模式吧?)

神秘術雖然與鷹眼術齊名,不過神秘術門檻非常低,這一點與鷹眼術截然相反。神秘術是【日常作息中會大量損耗魔法值】的人群的必修技能。比如人族僧侶在戰鬥中要發射大量的聖光彈,而他們的體質註定瞭他們的總魔法值不會太多……人族名將、僧侶首領,因海姆審判長(@slaughterco )就掌握瞭神秘術。塔樓陣營的(四位)人類煉金術士也都仰仗神秘術來補充煉金的mana消費。還有墓園陣營的吸血鬼山特(@被遺忘的槍神 ),特長聚靈奇術的那【隻】,前生很可能是個僧兵(勇士嘛,Warrior嘛,誰規定僧侶就不能是勇士瞭?),也學過神秘術。不過咧,神秘術上手雖然很快,機理卻很復雜,因此特長神秘術的名將就比特長鷹眼術的少。(拉丁舞難學好提高,摩登舞好學難提高,鷹眼、神秘大概就像這兩類舞蹈的對映吧……)——在大陸上到處瞎逛……本座是說,歷險……的神怪海倫、靠魔法能力富貴起來的洞穴人傑格、因為神秘術而在本族中地位超然的惡魔艾西斯,以及幼時一場高燒,腦子沒燒壞倒燒出異能的狼人羅斯可,請註意:這裡面一個人類都沒有。

鬥士英雄們對這些魔法技能普遍缺乏興趣,當然也說不上深惡痛絕。這年頭大傢都得懂點外語,偶爾蹦幾個單詞出來也是很洋氣的,H3的鬥士們也好歹得讀一讀《法概》(笑~)。但也就是讀一讀罷瞭,除瞭煉金術士和死亡騎士,其他的戰系職業都對法術精研沒有過多的熱情。而煉金術士也隻對智慧術、智力、神秘術有興趣,死亡騎士還要好一點。除瞭神怪和火精靈,絕大多數鬥士英雄都對學術表現出不約而同的冷淡。

四、行軍

除非是戰略要地的衛戍部隊,否則沒有哪支軍隊是死守著一處地方的。即便是死守,也不是在陣前現集結。因此行軍時所有軍隊都要面對的事務。為瞭行軍過程的安全便捷,將軍們可能要熟悉一些技巧。

諺雲: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士兵們需要給養,需要武器,這些東西在部隊中往往交由輜重兵來運輸。戰鬥部的【腳程】無疑是高於輜重部的,在行軍中,戰鬥部萬萬不能喝輜重部拉開太長的距離,因此,輜重行動的速度便是“決速步”,制約著全軍的速度。

遊戲中深受喜愛的後勤學,在劇情層面就是管理輜重隊伍的管理學方法。輜重行進速度提升起來,牽頭戰鬥部也可以加快奔速瞭。可以說,後勤學是長途奔襲的保障學問。

因為後勤學的管理對象旺旺是本陣營最低階級的小卒們,所以略顯“低賤”,由此,各職業英雄因自身情況不同,對後勤學的親和性也有天差地別。

術士、妖術師、女巫、元素使作為純粹法師,精力多在魔法上面,讓他們帶兵,勉勉強強吧(將領本職工作嘛),但是要讓他們去和挑夫、車夫做深入交流,還是有些強人所難,所以他們對後勤學態度很冷淡。

正義三族的傳統戰爭理念註重正面交鋒,對後勤問題,將領們的態度往往是“這種小事派個副官就可以瞭”;因此,騎士、巡邏兵、牧師、德魯伊、煉金術士即使對後勤學重視得比術士多很多,你也別指望他們會深好此術(是術不是道)。唯一的例外是精靈巡邏兵凱琳,她可以說是巡邏兵中的一個異類;最初她是一名【偵察兵】,學習過箭術,不過在戰爭中她逐漸發掘出自身奔跑速度的優勢,稱為巡邏兵英雄後,她秉持“兵貴神速”理念,深入研究瞭半人馬的輜重事務,最終稱為“H3第一後勤大傢”(神馬?為什麼她第一?瞎子和哥佈林有人馬腳快嗎?)。她的行軍速度鮮有人能及。

邪惡三族除妖術師外的英雄,對後勤學的興趣總的來說比正義三族要強烈一些,倒不是說這些英雄有多熱熱衷於找搬運工喝酒聊天打屁,實在“形勢比人強”啊。邪惡勢力居住的地域大多是土地貧瘠、資源匱乏,“本土作戰”中“就地補給”也是空談,如果是入侵他國就更需要重視後勤瞭。這是邪惡英雄不得不多花精力在後勤事務上的硬因素。魔鬼英雄們甚至將後勤學視為職業生涯的第一要務(老侵略他國),不過克裡根物種的資質挺愚鈍的,第一個掌握後勤的魔鬼英雄居然是特長弩車的斐瑞(丟臉啊~);地下領主雖不至於“無後勤不帶兵”,但也視後勤學為“與領導術並列第二重要的要務”。耿納是一名地下領主英雄(當然在劇情中,他並不是領主身份),代表著邪惡勢力後勤學最高水準。這個愚鈍的牛頭人最初【也】是一名【偵察兵】,有著風一樣的速度,後來又給領主充任貼身保鏢,耳濡目染學會瞭牛頭人為將的必修課——地下城の國術【戰術】,才成為英雄的。他以直覺和後勤學見長,駐紮在崎嶇的尼貢邊境。他的輜重隊伍是由洞穴人構成的,但行軍速度並不比凱琳差多少。

但也不是所有邪惡英雄都對後勤學癡迷的。妖術師且不說瞭。墓園的死亡騎士、巫師對後勤學的依賴程度分別和人族的騎士、牧師差不多,原因在於亡靈軍隊對不急的需求不像生命體那麼多(他們不吃飯),而且每一位墓園陣營英雄都要花費太多的時間精力在招魂術和魔法的修煉上。異教徒則是更對後勤學問題冷眼相加——作為“非純法”,也就他們對後勤學態度冷淡瞭,想來,他們是覺著魔鬼英雄可以吧後勤問題都承擔瞭,他們異教徒英雄還是多用點心思修煉神秘術或者欺詐生靈為好。

中立三族有兩種純粹法師,幾乎不正眼看後勤問題的;但是事情總得有人做,所以對應的本族鬥士英雄——馴獸師、元素人都極有後勤學渴望。元素堡方面好點,魔法元素莫奈爾因為對負責運輸的氣元素知根知底(蝴蝶負重不能),率先掌握瞭後勤學。沼澤居民就比較慘,尚無人掌握後勤學,於是……盡管在光復戰爭前中期,泰塔利亞兵雄勢盛,在爭奪西埃拉西亞沼澤地帶中把克魯洛德打得屁滾尿流的,但是向東擴張的步伐終究邁不出更多,直到最後被凱瑟琳女王的大軍反撲。

一般而言,行軍佈陣沖陷據守之類的事,都是鬥士英雄的活,沒魔法英雄太多戲份。但在據點陣營,這一條規律就是用來被摔打的。在後勤學問題上,戰鬥法師就蓋過野蠻人一頭。戈壁地形雖說不上富饒,但比之熔巖、沼澤或地下世界還是好上不少,經常能遇到【綠洲】、【還童泉】之類的好去處可供食宿,頭腦簡單地野蠻人也就缺乏瞭些許危機感,對後勤學就不那麼狂熱瞭。而戰鬥法師比野蠻人的視界要遠上那麼一丟丟——也就一丟丟,至少沒能遠到戈壁之外;那些肌肉腦子實在太過麻痹大意瞭,沒辦法,戰鬥法師們不得不把後勤學當成【頭等大事】來抓——是的,比【進攻術】還重要的頭等大事。食人魔德薩正是此道佼佼者。

德薩的後勤學高度與凱琳、耿納比肩,三子之餘,大陸無可望其項背。不過呢,德薩可不是偵察兵出身,也沒有什麼可以再戰鬥中發掘的才能……他隻不過是一個幼時傢園被人類強盜屠戮的六個幸存兒童之一,一個滿心仇恨的報復者;後來他成為瞭一位戰鬥法師,而戰鬥法師的要務後勤問題同時更是他有朝一日能踏破人類世界的關鍵因素之一,因此,他的特長源於仇恨的執念。後勤學在陸地行軍中意義重大,但到瞭海上旅途就毫無用武之地。為何呢?看官回想下吧,開啟海上旅行的步驟:首先要有一艘船,如果不是用【召船術】召來,或者在岸邊撿到,那麼就要在船塢花費1000大元和多達10單位的木材來建造——請註意:5單位的木材可以蓋一層魔法行會,那麼H3的船隻哪怕在地圖中再mini,那想來空間也是極大的。然後……上船,整支部隊本日行動力清零~其實這是在等後勤部跟進並登船啦。好,到瞭船上,吧物資碼好,挑夫們就可以輕松一點瞭,因為海上航行不需要他們的腳勞作瞭。隻不過,必要時,他們得轉為槳手或舵手。

行船的技術——尤其是行這種大兵船的技術,稱為【航海術】。一支水軍每日航程的極限,隻取決於水文、風向和率軍將領的航海術。

在遊戲中,航海術很不討喜,但在劇情中確實高層重視得有前景的技能,蓋因海洋中的資源遠比陸地豐富,且尚未被太多的勢力染指。H3中人族、墓園、要塞三大勢力的臨水城鎮都配有船塢,因此三族英雄都可以近水樓臺先得月,尤其是鬥士英雄,都有極大的習得航海術的傾向(僅略次於職業技),魔法英雄稍有不足,但也算可觀。元素堡當然也有船塢——他們從“外星”來,建造的城鎮有很搭一部分是模仿人族城堡的佈局,不過咧,元素有一半是疏水的,所以元素堡陣營的英雄們對航海術的親和度就要打個折扣。

上述的四大陣營英雄數量龐大,但是掌握航海術、特長航海術的,卻僅僅是騎士斯爾維亞和女巫傅爾:前者是海盜出身,後者長期為商船提供“造風”服務,二者都是經常參與遠洋航行的。可見,航海術要打成,僅靠近海練習的小打小鬧是不夠的。

其他陣營的英雄則不易習得航海術。魔鬼、地下領主、妖術師對於航海術的親和度隻達到勉強可以說熱衷的度,與元素使差不多。壁壘、塔樓陣營英雄,及異教徒和野蠻人更不濟,僅在理論上有學會航海術的可能。——沒辦法啊,有海無船,何以練習?望洋興嘆而已……最【極端】的還是戰鬥法師,他們的視野終究局限在瞭茫茫戈壁中,野蠻人還有部分人員會到大陸各地去遊歷,而絕大多數戰鬥法師終極一生都不曾踏出過戈壁,更別說見過海瞭。再加上他們要處理的事務也非常多,海航術對於他們來說,是【絕無興趣去瞭解】的一件事。

腳程問題之後,是情報問題;這裡並不是指對面沖過來的敵軍有多少,野外的生物態度如何等等,而是本軍周圍若幹范圍之外,有什麼目標、資源和意外出現的寶物,這一類問題的提早探究,需要仰仗【偵察術】。其實不管什麼戰略或策略遊戲,偵查都是極為重要的。隻是《英雄無敵》系列遊戲都有“格子”的限制,單純為偵察術使用一個格子讓人略略蛋疼。遊戲中又總可以拉副英雄探霧(死瞭不心疼的),又或有紅木瞭望塔、火神柱存在,可以抵償沒有偵察術的短缺。

劇情之中沒有誰是天然的“送死小英雄”(即便是專門探路的小英雄,如何長程傳遞情報也是問題),紅木瞭望塔和火神柱也不常有,如何及早獲悉路況、敵情,殲弱避強,這是個問題。偵察術便是為這個問題而生的,他的內容說白瞭就是有章法地訓練和派遣斥候,在相同的人手情況下有效擴大搜索范圍。當然,這裡隻是說“擴大”,並不是沒有偵察術的英雄救不偵查瞭,隻不過他們對訓練、使用斥候的方法不是太懂,可能會使斥候的遠程偵查范圍交疊,造成效率低下——也就是說有無偵察術隻是偵查的力度問題。

名將之中,掌握有偵察術的往往都是前線領兵英雄,尤其是某些飛兵特——比如飛馬部隊統領艾麗斯、石像鬼大師匹克傑姆、鷹女羅勒雷、大雕之友希娃以及飛龍世傢佈魯菲德。他們的偵查優勢來自空中,當然,偵查也未必靠飛兵來完成,地獄獵犬可以用嗅覺偵查,歌革可以“火力偵查”,某位差點被自己召來的隕石砸成【牛肉幹】的高手,大難之餘習慣性“瞻前顧後”,也有他獨特的偵查妙法。

一般而言——又是“可惡的一般而言”——鬥士英雄對偵察術相對熱衷,而魔法英雄(除瞭艾麗斯和牛肉幹同學)則很冷淡。而例外的情況是據點陣營,或許戈壁灘上大小實力派過於頻繁的互相攻伐,導致此陣營全員看中偵查工作:尤其是腦子直楞,常有遇伏之虞的野蠻人英雄更是對偵察術的期望蓋過瞭後勤學。

除瞭偵查、預警,【尋路術】也是行軍的重要技能。這裡的路是陸路,水上隻有水文和風向,單調的多。眾所周知,鵝卵石最好走,礫石路也不錯,泥路馬馬虎虎,總比沒修葺的路好。可是,現成的道路不是到處的有的,即便有也不可能直通戰區,英雄救得面對一個問題:在合適的地點選擇合適的路線,或者在合適的時候離開迂回的大路,另尋直線的小路,這便涉及尋路術。在草地、泥地、魔法平原或被詛咒的大地等地形,視野廣闊,路很容易找;而戈壁、沼澤、雪地、熔巖、地下世界或沙漠之中,沒有專業的向導(比如遊牧民啦),有沒有尋路術傍身,部隊會寸步難行。——此時,請忽略本族並無視主場地形懲罰的平衡性規則,劇情裡沒有這條,尤其是本族部隊全部是飛禽走獸時。

做瞭英雄,總是會有帶兵的日子;帶瞭兵,總是會有需要開路的時候。因此,所有英雄都會需要用上尋路術的時候,誰也跑不掉,區別在於學會尋路術的機會。

首先有個規律——熟能生巧,帶兵久的英雄容易學會尋路術。沼澤區的路最難找,要塞陣營意外的勢力,鮮有敢於輕身直入的。馴獸師們天天跟些個飛蟲走物打交道,帶著它們穿梭在連大車都無法行動的濕地上,自然極有習得“水上漂”的氛圍。相較之下,“男主外、女主內”,女巫們常常鎮守在被恐怖浮雕和血塔包圍的牢固要塞中,閑暇獅鷲潛心研究法術(尤其鷹眼術),自然難有掌握尋路術的。其實不光是女巫瞭,術士、妖術師、元素使也是一個道理,都是“尋路白癡”。

其次惡劣的地形可能倒逼出英雄的尋路術,不過與惡劣程度倒未必成正比。戈壁區的野蠻人獲取尋路術的能力與馴獸師對等,戰鬥法師也有還算算過得去尋路術親和性;相比之下,雪地其實比戈壁難以行走,但煉金術士的尋路術親和性卻和戰鬥法師近似,其中原因既有“魔武雙修”花費較多精力的原因,也因為塔樓的士兵以傀儡為主,對道路的平整度不敏感。說到“魔武雙修”,墓園陣營的主場地形是泥地,在“正常情況下”,尋路幾乎沒有啥技術含量——因此死亡騎士學習尋路術的可能性還不如巫師呢。

最後,職業的特殊狀況也會影響英雄習得尋路術的可能性——牧師雖然不想純粹法師一樣醉心法術,但他們的軍事之外的事務也不少,包括醫生、大臣、政治傢和神職人員,學到尋路術的可能性跟純粹法師也沒區別。巫師之間時常會互訪,泥地倒不難走,不過墓園陣營的勢力區域經常有黑暗天幕,挺討厭的,巫師因此學會尋路術的可能性反常地高。壁壘在遊戲中主場是草地呢,是不是覺得“草地,小意思啦”?別忘瞭壁壘陣營深居於密林之中,兵法雲“逢林莫入”,記住這句話吧,記住它各位看官就不會奇怪為什麼巡邏兵、德魯伊都有大概率學習尋路術(其中巡邏兵更高)瞭。地下雖然平坦,但是蜿蜒迤邐,地下領主自然得抓一抓尋路術,不能像妖術師那樣甩手瞭事。元素堡倒是坐落在平整的埃拉西亞草原……元素人幹嘛那麼喜歡學尋路術呢?他們是客軍嗎?不學點尋路估計都不敢出兵= =!除此之外,騎士、魔鬼、異教徒(因為地獄生物在劇情中也不太受熔巖的威脅)和戰鬥法師、煉金術士、死亡騎士這三股”魔武雙修“者學習這個技能的機會也是差不多的。

五、戰陣、器械

兩軍對壘不同於兩個高手過招,不僅僅是攻擊、防禦間或偶爾還發個暗器。陣型很大程度會左右勝負的天平,譬如人類騎士是血肉之軀,卻往往能戰勝許多強大的邪惡生物,靠的便是他們的統領塔裡斯指揮的陣型作戰;同樣地,一支惡狼騎士小隊早於沼澤生物的伏擊,身為隊長的塔洛希爾依仗什麼率隊突圍?他會告訴你:陣型。

H3中,在遭遇戰鬥之際迅速形成合適的戰鬥陣型以期更迅速地投入作戰的能力叫做戰術,前述的塔裡斯和塔洛希爾便是戰術的代表;牛頭人、水元素、土元素也是使用戰術的典型:戰術包含但不限於佈陣術,它也體現為英雄對戰場動態【敏銳】的感知(700亂入:敏銳我知道嗎,隨時隨地鎖定XXX……說完被眾看官鎖黑至死);在作戰不利時有戰術眼光的英雄會第一時間覺察出不妙,從而及時抽身而去。特洛薩、特洛克、博拉格公爵、伊格納蒂斯、塞爾倫元帥和查瑪等英雄都是具備這種才能的人物。

按照“拳不離手、曲不離口”的規則,大部分法系職業都與戰術沒什麼福緣;戰術這東西,它就該被戰系職業壟斷。地下領主自然是最親和戰術的,畢竟是他們的國術&看傢本領;野蠻人、元素人也極度狂熱——但最愛還是留給進攻術;騎士雖不狂熱,但也非常重視,掌握戰術的可能性超越三種“狂熱族”之外的所有英雄。

值得註意的是,雖然戰系職業都對戰術有足夠的親和度,但是煉金術士的“誠意”還是略顯不足,無法同“老對手”死亡騎士比肩;而半戰半法的魔法英雄戰鬥法師甚至比煉金術士更有稱為戰術傢的潛質。不過我們也不能苛責煉金術士,說到底人傢的戰鬥主力是各式人偶——人偶嘛,“禦攻禦魔禦掀桌”,但是拿它們來演陣法……這個……

還有,克裡跟人血液中幾乎沒有“戰術因子”,但這不妨礙它們從被吸納入軍隊的人類將領(恩奸)們那裡學習到,因此,魔鬼的戰術親和性倒是高於巡邏兵、死亡騎士等戰術素養普通的鬥士英雄;甚至連身為魔法英雄的異教徒也有接近煉金術士的水準。

打仗也會借助到外物,比如弩車、急救帳篷和彈藥車,攻城時還要用上投石車。以戰術著稱的特洛薩同時便也是一位弩車特長人士;不過,與其他五位弩車行傢比,他的弩車威力最弱,原因在於他學會瞭使用弩車,卻沒有學會提高弩車戰鬥力的技能——炮術。

這時要強調一點,炮術不僅僅是弩車(弩炮)的作戰技術,它包含所有大型箭矢的彈道技巧,所以在守城戰中,炮術也會對防禦塔的作戰有幫助。(而在遊戲中,炮術在《光復》中不能控制箭塔,《陰影》、《末日》才可,故可以認為元素堡是新設定的劇情對應者。)隻是弩車特威名赫赫,傳遍大陸,除瞭依格尼薩和帕裡斯等天外來客,幾乎所有英雄都會把炮術和弩車聯系到一起。(當然,我們也有理由相信,熱愛學習的元素人們也快也會把炮術和弩車聯系到一起的。)

不是所有陣營的鐵匠鋪都能打造弩車,或者設有專門的弩車工場。那麼,是否有弩車制造能力的陣營之鬥士英雄更容易學習到炮術呢?答案是否定的。弩車造價昂貴,沒幾個閑錢的人還真沒法購買,倒是可以寄望於別的渠道獲得(比如【截獲】,呃,我是說【繳獲】);因而,學習炮術的能動性取決於對弩車的態度,魔法英雄——除瞭半吊子戰鬥法師和知識匱乏的異教徒,其他人都不太會去接觸炮術。

正義三族的騎士、巡邏兵、煉金術士相比較,我們會發現巡邏兵居然比騎士更傾向於習得炮術——這是因為巡邏兵往往有高潮的箭術傍身(孟斐拉,H3箭術第十名噢~),若獲得弩車,習得炮術,回事極犀利的存在。煉金術士毫無懸念地墊底——實際上,仍是因為人偶的特性,煉金術士對炮術有起碼的熱情已是難能可貴,這一回合,他們和法術能力有限,在機械學方面找出路的異教徒,戰鬥法師打瞭個平手。

邪惡三族的魔鬼和死亡騎士騎士並不會過分依仗弩車(但斐瑞是帶著弩車加入的,還是很受歡迎),也受制於自傢鐵匠鋪的實際狀況,在炮術獲取方面,不會比騎士更有利,三方都半斤八兩。地下領主面臨的狀況迥然不同——他們不能像魔鬼那樣輕視炮灰的生命,也不能像死亡騎士一樣像補充工具一樣補充士卒;同時陣營內戰爭頻繁,花一筆錢購買能大面積屠殺敵軍小卒的弩車是一個很sound的選擇(妖術師就不用瞭,他們使用高殺傷法術),因而地下領主醉心炮術也不奇怪瞭。

中立三族的野蠻人、馴獸師、元素人【統統】醉心炮術,這其實是很囧的掌故。生番鬥士們見識淺,沒機會領略高殺傷法術的大場面,隻能退而求其次,看中弩車的“大殺器”品質:說起來野蠻人還好啦,學會炮術倒也能把弩車的威力充分發揮出來,這馴獸師一沒弩車貨源,二沒足夠的攻擊力……炮術狂熱就隻能歸咎於盲目崇拜瞭。(格5夫Coon繳獲一部弩車就能坐實【頭號弩車專傢】的名頭,還特招國王待見。)元素人追求炮術這事就更囧——他們落戶埃拉西亞,與人族締結同盟來著,然後就自發地學習人族:人族早弩車,學!人族建船塢,還學!最後,人族都不怎麼重視得炮術倒成瞭依格尼薩、帕裡斯引領的高招狂潮,這些猛男猛女也不想想,以元素的強悍軀體和霸道殺傷力,弩車要來有多大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