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作冒險大作《刺客信條:啟示錄》全角色介紹

克萊·卡奇馬雷克(Clay Kaczmarek),也叫16號實驗體,是一個被Abstergo綁架並強制放入Animus的人。他是亞當和Ezio這一系的後代,擁有刺客血統。

遊俠網

遊俠網

在他『自殺』之後,克萊在Animus中模擬出瞭他的人格,以人工智慧的方式茍延殘喘。也正是因此他才可以控制Animus的部分內部程序,來幫助Desmond。

在Abstergo,克萊經歷過許多先祖的記憶,從遠東到古非洲,再到蓋茨堡之役、羅馬和伊麗莎白一世的時代。

生平
Abstergo為瞭獲取他的基因記憶而綁架瞭克萊。在Vidic的嚴密監管下,克萊長時間地使用Animus(多時達到連續幾天不出來),從而導致他遭受一種叫做『流血效應』的狀況。

通過流血效應,克萊開始在Animus之外探索他的基因記憶,最後導致精神失常及自殺。

克萊曾經探索過Ezio的記憶,但在找到Vault之前就精神失常,在墻上和地上留下血書後死亡,因此聖殿騎士並未得知Vault的確切地址。

真相
在Desmond逃出Abstergo之後,他得知克萊在Abstergo的Animus系統中留下瞭二十道謎題。這些加密瞭的信息通過Lucy偷走的Animus記憶核心傳到瞭Rebecca的Animus 2.0上。

在解開20道謎題後刺客們看到瞭一段叫做『日期分類公元前』的視頻。在這段視頻中,亞當和夏娃手上拿著蘋果在攀爬一個大型玻璃建築。

神跡
後來刺客們又發現克萊還有另外十道謎題在羅馬。這些謎題是以裂縫的形式出現的。

在解開謎題後,Desmond發現瞭一個視頻。這個視頻中說道『神跡在執行程序中』,暗示這些裂縫隱藏瞭一個執行程序。

進入執行程序中後,Desmond發現瞭一個較大的、類似模擬訓練的迷宮。

在迷宮最後,Desmond找到瞭一個由電腦代碼合成的克萊的全息圖像。他告訴Desmond已經沒有希望瞭,Desmond必須要到伊甸去尋找夏娃。在消失之前,克萊告訴Desmond要在黑暗中找到他。

這是第一個暗示克萊仍然以人工智慧的方式存在的線索。雖然肉體已經死亡,克萊的『精華』被吸收入瞭系統,和Animus融為一體。這讓他能夠觀察到Animus中的一切並和其使用者(Desmond)交談。

黑屋
在陷入昏迷之後,Desmond在Animus的安全模式(黑屋)之中見到瞭克萊。在這裡,克萊解釋瞭他們現在的情況,告訴Desmond他必須創造出一個Sync Nexus(同步核心),分開他和Ezio二人的記憶才能恢復正常。他還告訴Desmond,Animus會不停地試圖阻止Desmond,將他拉回黑屋中的小島。但克萊會盡力阻止Animus發現Desmond,以免Desmond被誤認為病毒被刪除掉。

在某一次被Animus送回小島時,克萊問Desmond他能不能把他也帶出去,尋找一個新的身體。Desmond猶豫瞭一會兒之後拒絕瞭。克萊也表示這並不讓他驚訝,而他或許也浪費瞭他的唯一一次機會。

在另一次回到小島上時,克萊問Desmond他是否後悔過。Desmond回答他後悔沒有對他的父母更耐心,而克萊則在消失之前謝謝Desmond,因為他講清楚瞭。

在啟示錄的最後,Desmond成功完成瞭Sync Nexus(同步核心),Animus正在格式化黑屋時,克萊抓住Desmond把他丟瞭出去,自己卻被刪除瞭。

遺產
在克萊死後,聖殿騎士無法得知Ezio時代Vault的地點,但他們發現瞭另一位擁有蘋果的刺客Altair。因此,他們抓住瞭Altair的後人Desmond,也叫17號。

在Desmond被困於Abstergo的生涯中,Lucy經常表達瞭對16號死亡的悔意,常常覺得是自己導致瞭他的死亡。

在Lucy寫給Vidic的郵件中提到瞭流血效應,並解釋瞭這和克萊的關系。她提出瞭對於長時間將實驗體放入Animus的擔心。但這封郵件沒有回復,而是在收到後很快就刪除瞭。

人物個性
克萊善於諷刺,也很機智,常常用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來描述自己的嚴峻形勢。在流血效應的​​初期,他雖然開始有精神分裂的前兆,但仍然堅持瞭下去。後來精神分裂加重時,他經常在各個歷史人格之間轉換,說話時也參入瞭很多謎語。但直到最後他仍然堅持地想要傳播『真相』。雖然被困在Animus中,並失去瞭逃走的機會,克萊還是很積極地幫助瞭Desmond。

瑣聞趣事

在法國漫畫中,16號叫『Michael』,但由於這一點和主系列不一,所以不當做官方說法。

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解開所有謎題後的成就叫『.. .- — .- .-.. .. …- .』(摩斯密碼的I AM ALIVE我還活著),徽章上寫著".—- -…."(16)。

Clay撰寫瞭啟示錄中的資料庫。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戴斯蒙德·邁爾斯(Desmond Miles)(生於1987年)是遊戲《刺客信條》系列的主要角色。

遊俠網

遊俠網

戴斯蒙德的祖先是效忠阿薩辛組織的刺客。最初他被強迫使用一臺由Abstergo公司——當代的「聖殿騎士」組織——制作的稱為「Animus」的機器,追溯他的一位生活在十字軍東征時代的祖先阿泰爾(Altair)的記憶,以此尋找被稱為「蘋果(The Apple)」的伊甸碎片。

隨後在當代刺客組織成員露西·斯提爾曼(Lucy Stillman)的幫助下,戴斯蒙德逃出Abstergo公司前往刺客們得藏身處,再一次使用一臺升級版的Animus2.0,以追隨他的第二位祖先Ezio Auditore da Firenze的記憶和流血效果為訓練,快速學習刺客們的行動方式,在身手上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刺客。在那之後戴斯蒙德繼續與刺客們一同行動,尋找「The Apple」,以阻止聖殿騎士的計劃,同時為即將到來的災難做好準備。

人物簡介 早期生活
「你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嗎?被困在那個封閉的地方,知道外面有一整個世界,而我永遠都看不到?」

——戴斯蒙德向露西說起他的童年。

戴斯蒙德出生於位於沙漠中的刺客組織「藏身處」,那是一個大約由30人組成的集中式據點,非常類似於Masyaf,他生下來就註定要在那裡被訓練成為一個刺客。戴斯蒙德為他的雙親嚴禁他離開組織而感到沮喪,認為他們過於偏執。16歲時,他終於逃瞭出來。「我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他告訴lucy他並不後悔離開他的父母,在他看來自己隻是他們監視的犯人,而農場就是他的監牢。

在離開刺客組織後,他在外面躲藏瞭9年,過著低調的生活,最終成為瞭一個酒保。為瞭避免被聖殿騎士和刺客組織察覺,戴斯蒙德從未使用過自己的真名,而且隻用現金購買物品。但是由於需要指紋記錄的摩托車駕照,他最終還是暴露瞭身份,被帶往Abstergo實驗室。

被Abstergo綁架
「我不是刺客……不再是瞭。」

——戴斯蒙德對韋迪克說。

2012年9月,戴斯蒙德被Abstergo公司綁架——一傢由聖殿騎士組成的公司,做為Animus的實驗品——Animus是一種可以讀取「基因記憶」的儀器,通過身為後人的戴斯蒙德的DNA可以讀取到他的祖先的記憶。

一開始,Vidic希望直接從戴斯蒙德的意識裡讀取他需要的信息,但是未能成功。戴斯蒙德堅稱自己隻是個酒保,但是Vidic卻表示他們知道他身為刺客的背景,逼迫他承認自己曾是一名刺客。Vidic和lucy告訴戴斯蒙德,他們試圖獲取一段特定的記憶,但是戴斯蒙德潛意識妨礙瞭他們。Vidic警告戴斯蒙德,如果他拒絕合作,他們會讓他直接陷入昏迷,再繼續他們的工作,最後再殺死他。別無選擇情況下,戴斯蒙德同意與他們合作。

戴斯蒙德被迫探索瞭他的祖先阿泰爾(Altair Ibn-LaAhad),一名生活在十字軍第三次東征時期的阿薩辛刺客的基因記憶,特別是在1191年前後的記憶— —連續幾天在Vidic的監視之下。但是在晚上,他能私自進入實驗室瀏覽Animus終端。藉由從Warren Vidic那裡偷來的密碼筆,也可以瀏覽Vidic的私人電腦。

通過電腦中的郵件戴斯蒙德瞭解到16號實驗者因為長時間處於Animus中導致自身出現瞭「出血效應」,以及部分外面的消息。最終,在lucy的協助下,刺客組織得知瞭戴斯蒙德被囚禁的消息,試圖來營救他,但並未成功。

Vidic宣稱那些刺客已經是最後的幸存者,他們在沙漠中的據點早些時候已經被摧毀瞭。lucy卻告訴瞭他不同的消息。當戴斯蒙德向lucy詢問自己雙親情況時,lucy表示她並不清楚,但是他們可能已經逃走瞭。在對話中lucy暗中向他表示自己同樣是刺客組織的成員。

戴斯蒙德最終達成瞭Vidic的目標,找到瞭其它伊甸碎片的所在地。Abstergo公司的上層人士意圖處死戴斯蒙德,而lucy的提議救瞭他一命,她建議留下戴斯蒙德,以便有必要時可以再次瀏覽他的記憶。在公司上層人物離開後,戴斯蒙德突然發現自己現在可以使用「鷹眼」,就像他的祖先Altair一樣。他看到瞭lucy和Vidic的不同立場,還有實驗室地面上無數潦草的信息和字謎。

逃脫與隱藏
在《刺客信條2》剛開始時,戴斯蒙德仍然身處Abstergo公司的實驗室,時間上接續上一代遊戲結束後的幾小時。lucy突然出現,衣服上帶著血跡,並命令戴斯蒙德盡快進入Animus,趕在Abstergo發現她的所作之前。戴斯蒙德相當困惑,不過還是照辦瞭。他進入瞭Animus經歷瞭他另一位祖先Ezio Auditore da Firenze的誕生——他是戴斯蒙德和16號實驗者共同的祖先。隨後兩人一同開始逃離Abstergo。

結束瞭被Abstergo的保安人員發現後的遭遇戰,兩人進入一處巨大的開放空間,裡面擺滿瞭工作間和相當數量的Animus。隨後戴斯蒙德使用鷹眼的能力,打開瞭lucy沒有密碼無法打開的電梯門鎖。在停車場,兩人被蜂擁而至的保安人員包圍,幹掉他們後逃離瞭Abstergo。

到達藏身處後,戴斯蒙德被介紹給另外兩位刺客肖恩·黑斯廷斯(Shaun Hastings) 和瑞貝卡·克瑞恩(Rebecca Crane)——和lucy有常年交情。lucy告訴戴斯蒙德,他們希望他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借助「流血效應」的作用,他們在幾天內就可完成他的訓練,隻要他追隨他另一位祖先Ezio的經歷。戴斯蒙德同意之後進入瞭Animus2.0。

通過Ezio的記憶,戴斯蒙德逐步學會瞭刺客的行動方式。為瞭避免重蹈覆轍,像16號實驗者一樣在Animus中過長時間而導致精神混亂,一方面也是為瞭檢測他的成果,lucy讓戴斯蒙德離開Animus,去開啟他們藏身處的安全系統,以此對他的鷹眼和攀爬的技巧作檢測。但是隨著他的行動,戴斯蒙德開始看到十字軍時代的幻影。開剛始幻影很短暫,並沒有造成困擾。然是在完成任務後,戴斯蒙德因為更真實的幻覺而暈倒,在沒有使用Animus的情況下,他的意識被帶回Arce,再一次進入瞭Altair的記憶,他發現Altair和Maria Thorpe似乎已經有瞭孩子,也就是他的下一位祖先。

第二天,戴斯蒙德隱瞞瞭這段經歷,重新進入Animus,繼續查看Ezio Auditore的基因記憶,期間一度因為「記憶訊息衰壞」而被踢出Animus。最終,他們瞭解到Ezio的頭號敵人,聖殿騎士首領Rodrigo Borgia,是在1492年成為教皇的亞歷山大六世,他已經獲得瞭另外一塊的伊甸碎片「教皇權杖」以及知曉瞭地下墓室存在秘密。隨著Ezio的故事進入結局,戴斯蒙德和刺客們目睹瞭他在梵蒂岡教廷的地下墓室裡經歷。Ezio發現自己面對著一位自稱為Minerva的「神」的全息圖;Minerva警告瞭刺客們關於世界的末日,並告之瞭他們「先來者」和人類祖先之間的發生過的戰爭。令人震驚的是,Minerva叫出瞭戴斯蒙德的名字,這令Ezio更為困惑,Minerva竟然是在通過Ezio在與戴斯蒙德對話。戴斯蒙德退出Animus,看到其他三人正忙著收拾行李,聖殿騎士已經發現瞭他們的所在地。

離開Animus後,lucy丟給戴斯蒙德一套Hidden Blade,要他和自己一起去掩護撤離。Vidic出現在倉庫裡,帶著一群Abstergo保安人員,企圖捉回戴斯蒙德。兩名刺客開始與聖殿騎士交手。戴斯蒙德通過與Ezio的完全同步,已經熟練掌握瞭Hidden Blade使用方法,殺死瞭多名警衛。最終隻剩下Vidic一人面對戴斯蒙德,他在撤退的同時聲稱刺客們的勝利隻是暫時的。

四名刺客開始向北方撤退,戴斯蒙德又進入Animus繼續搜索有用的記憶,其他刺客們則開始討論起關於Minerva的話題。

Monteriggioni
在Abstergo襲擊瞭他們所在的倉庫後,刺客們開始啟程前往蒙特裡久尼(Monteriggioni),那是他們在義大利最後的藏身地。鑒於聖殿騎士正在用藉由電信信號塔來搜捕他們,他們被迫安置在Auditore莊園地下的聖堂中。

在Auditore莊園尋找進入聖堂的途中,戴斯蒙德通過流血效果看到Ezio過去的幻影,帶領他到一處狹窄的高架上後躍出。戴斯蒙德立刻效仿他,完成瞭他的第一次信仰之越,落在下面的幹草堆裡。隨後戴斯蒙德和露西通過一條當年Ezio和村民們遭受攻擊後逃走用的隧道前往聖堂。

在他們穿過隧道時,戴斯蒙德看到瞭更多幻象,這令他擔憂,讓他懷疑自己最終是否會「開始在墻上畫符號」。露西責罵瞭他,讓他對自己的情況樂觀一些,提醒他16號實驗者已經死瞭,他需要集中精力。當他們進入聖堂,戴斯蒙德看到瞭Ezio的另一個幻影,Ezio似乎在年老後又來過這裡。在打開Mario Auditore書房的密門時,戴斯蒙德註意到墻上寫著一些數字1419,1420,1421,並告訴瞭其他刺客。Shau​​n推斷那些是日期,不過他還需要做更多調查。他們安頓下來後,戴斯蒙德負責把Rebecca給他的裝置裝入四個配電箱,從這裡來給聖堂提供電力。然後他開始繼續他在Animus的進程。

羅馬競技場密室
在結束瞭Ainmus的進程後,戴斯蒙德和其他人得知瞭伊甸的蘋果被藏在羅馬競技場下。抵達羅馬後,小組分開行動,戴斯蒙德穿過廢墟到達Santa Maria Aracoeli,為其他人開門。隨後戴斯蒙德激活瞭電梯,帶他們向下進入瞭放置蘋果的房間。但是,當他接觸到放在臺座上的伊甸碎片時,他聽到瞭Juno的聲音,說他的DNA已經激活瞭蘋果。

Juno控制瞭戴斯蒙德的身體,被迫他用Hidden Blade刺向露西的腹部。

戴斯蒙德進入休克狀態後,他被William M.和另外一名不明人士重新放入Animus。在這段進程間,Ezio和裡昂納多·達芬奇發現瞭位於羅馬的一間較小的密室。Ezio的DNA激活瞭一組留給戴斯蒙德的坐標:43 39 19 N 75 27 42 W。再追溯瞭更多記憶後,戴斯蒙德的情況惡化,陷入瞭昏迷狀態。

特點和性格
戴斯蒙德與阿泰爾(Altair Ibn-LaAhad) 和Ezio Auditore da Firenze有著不可思議的相似之處——盡管在個性上很少有共同點。作為一個個性謹慎的人,在1代出現是他穿著不惹眼的衣服,通常隻是一件白色帶帽兜的夾克,牛仔褲,白色運動鞋。有趣的是,當他帶上帽兜時,他的樣子會與Ezio和Altair非常相似。

隨著遊戲發展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戴斯蒙德形象有所改變,他現在穿著一件帶有鷹圖案的黑色T恤,外面是一件內襯紅色的白色帽衫,背上同有鷹的標志。左臂的袖子卷起,左臂上有刺客標志的紋身。裝備有一個黑色背包和沒有護腕的Hidden Blade。

裝備和技能
在戴斯蒙德做為刺客接受訓練的童年時期,他學會瞭一些基本的偵查技巧,像是扒竊、竊聽,還有角鬥。在被迫經歷他的祖先Altair的記憶的一周內,戴斯蒙德開始受出血效果的影響,得到瞭「鷹眼」的能力。稍後,在自願體驗瞭另一位祖先Ezio Auditore的經歷後,戴斯蒙德學會瞭和一名刺客一樣的行動力。很快,他已經能輕易的以Ezio的戰鬥技巧抵禦聖殿騎士的攻擊。現在戴斯蒙德已經能使用Hidden Blade和多種武器——由Ezio的劍技能可以推斷出。

其它
戴斯蒙德是以Francisco Randez為人物原型,由Nolan North配音的。奇妙的是,Francisco Randez在成為模特前曾經也是位酒保。可能就是因此遊戲制作人員給戴斯蒙德設置瞭同樣的職業。在《刺客信條II》中他的臉型有些細微的調整,為瞭與Ezio更相似——與I代中的Altair有所不同。

戴斯蒙德同他的祖先Altair和Ezio一樣,嘴角處有一條傷疤。

戴斯蒙德和I代中的Altair同齡,2012年的25歲和1191年的25歲。

戴斯蒙德是「先來者」和人類的後裔,就像他的很多祖先一樣,他們擁有「鷹眼」的能力,是兩條血脈混合的產物,繼承自第一個「刺客」,Adam 和Eve

戴斯蒙德是A+血型

戴斯蒙德背景顯示他從來不曾想成為一名刺客——在第二部遊戲學習刺客技能之前。但是在I代遊戲限量版附帶的圖文小說裡,他自稱是一名刺客,而且有隱蔽能力和戰鬥力。

在《刺客信條II》結局時戴斯蒙德裝備瞭一副Hidden Blade,原本的持有者未知,但是從樣式設計上看與Ezio從他父親那裡得到的相同。

他與16號實驗者之間的關系目前未知。

戴斯蒙德姓名的詞源是「The World」(或者拉丁語的Man of the World)和他的祖先並沒有關聯。Altair的是「The flying one」,Ezio 的是「The Eagle」。他的姓「Miles」拉丁語「Soldier」之意。

他的名字很適合他,像是他想離開父母的視線去看外面的世界,再加上他的角色到後面可能會變成要挽救世界什麼的。

戴斯蒙德是17號實驗者,他是第17個進入Animus的實驗者。

由於戴斯蒙德和16號實驗者都是Ezio的後人,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有些連系。

戴斯蒙德的形象在歷代遊戲中有所改變。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威廉·邁爾斯(昵稱比爾)(生於1948年)是刺客組織的一名高層成員,至2012年時他已經成為刺客組織事實上的首領人。他也是戴斯蒙德·邁爾斯的父親。

遊俠網

遊俠網

他最初在一個叫做「農場」的偏僻刺客圍場中工作,他對刺客組織的的奉獻也使他轉而擔當領導人的角色,監管世界各地刺客小組的活動。

2012年底,威廉和戴斯蒙德、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組成的刺客小組匯合,他們已經設法取得瞭一個伊甸蘋果。威廉和他們一同前往紐約,試圖尋找第一文明留下的大神殿。

生平 早期生活
威廉·邁爾斯出生於1948年,生於刺客兄弟會組織內,他最終將自己的生活投入瞭刺客的事業中。1987年,威廉和他的妻子生活在一處名叫「農場」的刺客圍場,位於南達科他州黑山地區,拉皮德城外某地。威廉的兒子戴斯蒙德在這個圍場裡出生、長大,和大約三十名其他刺客一同生活在這裡。

威廉對戴斯蒙德進行瞭大量的訓練,向他強調謹慎小心的重要性,以及在任何時候都要準備好面對他們的敵人發動的攻擊。

調查丹尼爾·克洛斯
1998年,保爾·貝拉米聯系瞭威廉,保爾則是負責費城外一處刺客圍場的刺客。保爾請威廉幫忙查找關於一個名叫丹尼爾·克洛斯的人的訊息,克洛斯被漢娜·米勒帶進瞭刺客圍場,她猜測他曾是一名刺客。

威廉找到瞭關於克洛斯祖先的信息,這些信息指向俄羅斯刺客尼古拉·奧列洛夫,他與通古斯事件關系緊密。威廉將這個消息傳給瞭保爾,克洛斯也被接受進入刺客兄弟會。

2000年11月,丹尼爾被親自介紹給刺客組織導師,而他在受到刺激後一時沖動刺殺瞭導師,這個刺激反應是阿佈斯泰戈工業公司在他幼年時秘密植入他腦部的。這名聖殿騎士沉睡者特工還泄露瞭他在旅行期間曾造訪過的所有刺客營地的位置,這導致聖殿騎士開始瞭一場「大清洗」,意圖摧毀這些營地,不過農場安然無恙地避過瞭這次危機。

監管組織
刺客們失去瞭導師和幾乎所有的刺客圍場,他們轉入躲藏之中,刺客組織通過與世隔絕的偏僻圍場和各地的刺客小組進行運作。最後,組織的控制權轉入瞭威廉手中,他開始監管刺客組織的活動。

然而,在2003年,戴斯蒙德逃離瞭農場,他已經厭倦瞭他父母關於聖殿騎士的偏執狂想法,他相信自己的父母隻是相信陰謀論的怪胎而已。盡管威廉和刺客們努力尋找戴斯蒙德,但他們還是沒能把他找回來。

盡管如此,威廉仍在為刺客組織盡忠職守地服務,他通過赫菲斯托斯電子郵件網路和其他刺客單位保持聯絡,赫菲斯托斯電子郵件網路是刺客們的私人電子郵件網路。

2012年,露西·斯蒂爾曼在阿佈斯泰戈工業公司作為沃倫·韋迪克的助理進行著臥底工作,韋迪克則是聖殿騎士組織內殿團的一名成員。在她的隊友克萊·卡奇馬雷克死後,阿佈斯泰戈的傢系研究與獲取部開始設法追蹤戴斯蒙德並抓捕他,計劃在阿佈斯泰戈的阿尼穆斯項目中將他用作「實驗體17號」,此前卡奇馬雷克也曾被用於阿尼穆斯項目中,他被稱為「實驗體16號」。大約在此時,威廉和其他刺客遺棄瞭農場,他們在阿佈斯泰戈的小組抵達農場之前的某時離開瞭這裡。

救回戴斯蒙德
露西最終帶領戴斯蒙德逃出瞭阿佈斯泰戈在義大利的研究所,兩人與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會合,他們繼續著戴斯蒙德的阿尼穆斯會話,但這次是為瞭刺客的利益。威廉與露西的刺客小組保持著聯系,偶爾聽聽戴斯蒙德的進展。

最後,通過體驗埃齊奧·奧迪托雷的記憶,戴斯蒙德獲得瞭他祖先的伊甸蘋果所在地的位置,這個蘋果數百年來一直藏在大競技場密室裡。刺客小組進入瞭第一文明的密室,戴斯蒙德回收瞭蘋果:然而,他的身體被朱諾接管瞭,朱諾是第一文明的一名成員,她強迫戴斯蒙德用袖劍刺中露西,殺死瞭她。威廉派遣瞭幾名刺客從密室裡找回瞭這個小組,由於戴斯蒙德在身體被接管後意識狀態惡化,他們又將他置入瞭阿尼穆斯中。

戴斯蒙德繼續體驗埃齊奧的記憶,他找到瞭一個來自1506年的已恢復記憶序列。戴斯蒙德收到一封來自威廉的電子郵件,威廉在郵件中告訴戴斯蒙德,他找到的這個記憶序列可以引領他們獲得刺客們所需要的一些信息。在記憶的結尾處,李奧納多·達芬奇和埃齊奧·奧迪托雷發現瞭羅馬的另一處密室,密室位於畢達哥拉斯神廟之下。當埃齊奧的DNA激活瞭密室裡的一個基座後,房間投射出一組坐標:43 39 19 N 75 27 42 W,坐標指向美國紐約州的都靈鎮:這可能是第一文明留下的大神殿的所在位置。

一旦記憶序列完成,威廉便指示其他人給戴斯蒙德使用鎮靜劑,然而已經太遲瞭:戴斯蒙德陷入昏迷狀態,並落入瞭阿尼穆斯的黑色空間中。盡管如此,威廉依然堅信他的兒子能夠恢復,他和其他刺客隨即離開,前去調查獲取的坐標位置。

遷往紐約
在戴斯蒙德依然留在阿尼穆斯裡這段時間,威廉將麗貝卡·克瑞恩和戴斯蒙德送到瞭紐約,同時肖恩留下並參加瞭露西的葬禮。威廉檢查瞭伊甸蘋果,但並不相信他擁有能正確地使用它的基因,雖然戴斯蒙德有。抵達後,威廉幫助麗貝卡安定戴斯蒙德,並且監控他的重要器官。在照料戴斯蒙德的時候,威廉曾向麗貝卡和肖恩詢問瞭一些關於他的事,比如他與露西之間的關系。他還提到在戴斯蒙德的DNA中,第一文明DNA的效能很高,這使他能夠使用伊甸蘋果。他還與他們討論瞭他們下一步的行動,以及如何在昏迷狀態下運送戴斯蒙德。

當他的兒子最終從昏迷中醒來時,威廉第一個問候瞭他,戴斯蒙德見到他似乎有點驚訝,但馬上便認出瞭他。戴斯蒙德看著蘋果,告訴他的刺客小組,他已經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瞭,威廉則動手打開瞭他們所處貨車車廂的門。

與此同時,阿佈斯泰戈追蹤威廉也已經有一段時間瞭,因為他們知道他已經成為刺客組織事實上的領導人。一旦知曉瞭威廉的位置,沃倫·韋迪克和利蒂希婭·英格蘭就會派出他們的聖殿騎士大師去找到並除掉他。

特征與個性
威廉是真正的獻身於刺客組織,出於組織的緣故而犧牲瞭他與身邊其他人之間的社會關系,包括他與他自己的妻子和他的兒子之間的關系。雖然他的妻子能夠處理這種情感上的疏離,但戴斯蒙德卻不能,這也成為戴斯蒙德決定逃離他父母的原因之一。

他這種稍有些冷漠的個性偶爾也會令組織內的其他成員不安,包括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在威廉對露西·斯蒂爾曼之死幾乎沒有表現出任何憐憫之意後便令兩人不安。盡管如此,威廉以往在為刺客兄弟會服務時表現出的才智和他奮發努力的個性為他贏得瞭刺客組織的忠誠,因此在缺少一位導師時,組織允許他成為他們事實上的領導人。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Altaïr Ibn-LaAhad(阿泰爾·伊本·拉阿哈德)(1165-1257)是遊戲《刺客信條》系列中的主要角色。

遊俠網

遊俠網

簡介
阿泰爾是生活在十字軍第三次東征時代的一名阿薩辛刺客、刺客組織曾經的首領。他是戴斯蒙德·邁爾斯的祖先。

阿泰爾自小就被作為一名刺客培養,在25歲時得到瞭刺客大師的頭銜。但是在1191年,他從羅貝爾·德·薩佈萊手中奪取「伊甸蘋果」時任務失敗,並且導致瞭羅貝爾帶領聖殿騎士攻擊馬斯亞夫——刺客組織的總部。為此他被降職為新手(novice),被賦予一系列任務以贖回自己的階級。

他的任務是消滅聖地中一支由9個人組成的聖殿騎士的隊伍——剛開始他對此並不知情。在長達一年時間的任務過程中,阿泰爾逐漸改變自己的行事作風,將王國從那9人的腐敗統治中逐步解放。但是隨著任務的進行,阿泰爾發現瞭比這一切更令人擔憂的更為險惡的陰謀。

在完成殺死9人的任務後,他殺死瞭背叛組織的他的導師兼阿薩辛首領阿爾莫林,後成為新的領袖,帶領刺客組織向全新、隱蔽的方向發展。

藉由研究伊甸碎片「蘋果」,阿泰爾改變瞭刺客組織的形式和他們的生活方式;同時寫下手札留給他的傢族後人。他的名字在刺客組織中流傳而下,並極大地改變瞭他的子孫後人的生活。

人物簡介 早期生活
阿泰爾的母親是基督教徒,父親則是穆斯林,他們均為刺客。在童年時代,阿泰爾由阿爾莫林訓練和撫養長大,很快便在同齡兄弟們中嶄露頭角,完全不遜色於他的老師甚至更進一步得到瞭刺客大師頭銜。由於組織的規定和他的常年訓練,阿泰爾的父母從未對他表露出任何關愛,盡管他覺得這種被壓抑的感情是應該存在的。最終他的父母離開瞭馬斯亞夫,這是阿泰爾最後一次聽到他們的消息。(待修正)

第三次東征
當聖地陷於第三次東征的戰火中時,阿泰爾​​和他的兩名刺客同伴,馬利克及他的弟弟卡達爾被阿爾莫林派往位於耶路撒冷的所羅門神殿的地下墓穴,奪取聖殿騎士正在尋找的一件神器。在地下墓穴的行程中,阿泰爾因為過於自信自己的本領,違背瞭應遵守的兩條信條。最後他遭遇瞭刺​​客組織的宿敵羅貝爾·德·薩佈萊,阿泰爾試圖殺死這位聖殿騎士首領,但是卻被他輕易壓制推出神廟,留下馬利克和卡達爾與聖殿騎士陷入苦戰。

返回馬斯亞夫後阿泰爾將他的未能取得聖殿騎士的寶物的失敗告知阿爾莫林,遭到瞭阿爾莫林的痛斥,這時馬利克拖著受傷的手臂和取回的寶物獨自返回。聖殿騎士開始進攻馬斯亞夫,占領瞭村莊,屠殺村民並圍攻要塞。阿泰爾潛入聖殿騎士後方,放下預先準備機關粉碎瞭聖殿騎士的軍隊。

襲擊過後,阿爾莫林當眾審判瞭阿泰爾。阿泰爾違背瞭刺客應遵守的全部三道信條,未能取得聖殿騎士的寶物,造成一名兄弟死亡另一人重傷,並且引起這次襲擊,他應為在這次災難中所有死去的人負責。為此他被視為組織的叛徒,阿爾莫林用匕首刺向瞭他的腹部。

阿泰爾從「死亡的沉睡」中醒來後向Al Mualim表示瞭自己疑惑,對此他首領隻是回答「(阿泰爾)看到的隻是(阿爾莫林)想讓他看到的東西。 」

阿爾莫林剝奪瞭阿泰爾的位階和裝備,並給予他一個贖回自己的機會,讓他作為一個新手重新來過。首先他要做的是查出將聖殿騎士放入馬斯亞夫的叛徒的身份。任務成功後阿泰爾返回阿爾莫林身邊,被重新賦予袖劍和長劍。阿爾莫林給予他一個交換條件,讓他奪取九條性命來換自己的一條命。

九個目標
阿泰爾的9個目標:

大馬士革

黑市商人塔米爾
富商王阿佈爾努庫德
薩拉丁的首席學者朱巴爾·阿拉·哈基姆
阿卡

醫院騎士團團長加尼耶·德·納佈盧斯
阿卡的攝政者蒙費拉的威廉
條頓騎士團團長西佈蘭特
耶路撒冷

奴隸商人塔拉勒
攝政王馬吉德·阿丁
聖殿騎士首領羅貝爾·德·薩佈萊
在完成任務的過程中阿泰爾逐漸改變瞭自己以往自負的行事方式,但是同時他的疑惑漸漸加重,他向阿爾​​莫林質問這些人之間的關聯。阿爾莫林告訴他這9人皆為聖殿騎士的成員,而馬利克從羅貝爾那裡奪回的被稱作「伊甸碎片」的寶物有著控制人心的力量。

阿泰爾前往耶路撒冷面對最後的敵人聖殿騎士首領羅貝爾·德·薩佈萊,他潛入馬吉德·阿丁的葬禮卻遭到瞭聖殿騎士的伏擊,聖殿騎士已經料到阿泰爾會來此。結束戰鬥後阿泰爾摘下羅貝爾的頭盔,卻發現自己眼前的並非羅貝爾,而是一名女人替身聖殿騎士瑪麗亞·索普。從她那裡阿泰爾得知羅貝爾已經前往阿爾蘇夫,計劃說服薩拉丁和理查德王聯合起來對抗刺客。阿泰爾放走她後返回聯絡處,將情況告知馬利克——馬利克之前因為阿泰爾失去瞭弟弟和一隻手臂對他憤恨不已,現在已經因阿泰爾的改變而原諒瞭他。馬利克建議他返回馬斯亞夫將情況告知阿爾莫林,而阿泰爾卻拒絕瞭,阿泰爾r認為阿爾莫林對他們有所隱瞞,希望馬利克能對此進行調查。隨後爭分奪秒的趕往阿爾蘇夫,阻止羅貝爾的計劃。

阿泰爾在阿爾蘇夫一路奮戰前往前線,直到獅心王的營地,被誤以為是要行刺理查德。阿泰爾否認瞭這些,將羅貝爾的背叛告知理查德和他的士兵。理查德決定藉由上帝之手,以決鬥來辨別真相。阿泰爾擊敗瞭羅貝爾和他手下的聖殿騎士。臨死的羅貝爾向阿泰爾揭露瞭阿爾莫林是一名聖殿騎士,他是在利用阿泰爾以便自己獨占伊甸的碎片「蘋果」。

阿泰爾返回馬斯亞夫,發現村民都處於一種詭異的催眠狀態。到達要塞腳下的阿泰爾陷入圍攻,被迫殺死多名已經被蘋果的力量控制的刺客同伴,及時趕來的馬利克和未被控制的幾名刺客向他伸出瞭援手。阿泰爾進入要塞,獨自面對正在靜候他歸來的阿爾莫林。

面對自己從前的老師,阿泰爾質問阿爾莫林的目的,阿爾莫林承認自己用蘋果控制人們的思想是為瞭使他們絕對的服從,以此實現絕對的和平。阿泰爾之前的任務是為瞭掃除剩下的聖殿騎士首領以結束聖戰。阿爾莫林告知阿泰爾,那些所謂的神跡都隻是蘋果制造的幻覺,他也曾試圖用蘋果控制阿泰爾卻並未成功。阿爾莫林制造出阿泰爾所殺死的9個目標的幻影攻擊阿泰爾。在陸續擊倒他們之後,阿泰爾又面對的阿爾莫林的多個幻影。但是最終,阿泰爾殺死瞭這位曾經教導自己,卻又背叛瞭組織的首領。

蘋果從阿爾莫林手中滾落,阿泰爾面前出現瞭地球的全息圖像,那是標志其它伊甸碎片所在位置的地圖。

作為刺客組織的領袖
阿爾莫林死後,阿泰爾成為瞭刺客組織的新領袖。為瞭記錄下他的經歷,他開始編寫手札,記述瞭他的人生。

麻煩事並未就此結束,聖戰仍然在進行,聖殿騎士也並未被擊敗。他們在阿爾芒·佈沙爾帶領下逃往塞普勒斯。在進攻城市的過程中,阿泰爾救下瞭曾經為羅貝爾做替身的女子聖殿騎士瑪麗亞·索普。在與阿泰爾一起行動的過程中,瑪麗亞因自己的所見逐漸相信聖殿騎士的行事方式並非正義。

在將塞普勒斯從聖殿騎士手中解放後,阿泰爾原本想將蘋果封印在利馬索爾,但是最終還是決定將蘋果留在身邊,並多次研究它。從蘋果中,他得到瞭大量的知識,並將他們寫入手札:關於新的刺殺技巧,新的裝備和「先行者」。

阿泰爾和瑪麗亞有至少兩個兒子,並將訓練他們成為瞭刺客。

數十年後,阿泰爾懷疑東方的成吉思汗迅速崛起是和伊甸碎片有關,於是帶領傢人前往東方。

遺產
在塞普勒斯時,阿泰爾​​開始編寫手札。藉由從伊甸碎片中獲得的知識,他完全改變瞭刺客們的行事方式。他升級瞭袖劍的設計,將火槍合並其中,並制作出瞭傳給後人的鎧甲等等。

1259年,阿泰爾的手札傳入馬可·波羅手中——從忽必烈手中得到的。聖殿騎士得知瞭手札的情報,聘用瞭一隊海盜從準備將手札帶往西班牙的刺客但丁·阿利吉耶裡手中奪取它。但丁的徒弟,一名叫多梅尼科的刺客——才剛得知自己繼承的刺客身份不久——出海運送手札。遭到襲擊時,多梅尼科將手札拆散藏瞭起來,卻未能救出自己的傢人。

最後多梅尼科和他的兒子以奧迪托雷之名在蒙特裡久尼建造瞭奧迪托雷別墅,在地下他們建造瞭刺客的聖堂,將阿泰爾的鎧甲放置其中。這套鎧甲最後傳入阿泰爾的另一位後人,埃齊奧·奧迪托雷手中。

數個世紀後,21世紀的聖殿騎士組織阿佈斯泰戈公司綁架瞭一名叫戴斯蒙德·邁爾斯的男子,阿泰爾的後人,為瞭通過他的「讀取」阿泰爾的記憶。藉由阿尼穆斯,在沃倫·韋迪克博士和他的助手的露西·斯蒂爾曼——一名臥底的刺客的監視下, 戴斯蒙德探索瞭阿泰爾的記憶,尋找關於伊甸碎片的一段特定的記憶,以達成聖殿騎士「創造一個新世界」的目的。

特色和個性
Altair在Masyaf的刺客組織要塞中長大,他所擁有的驚人的出色本領讓他在組織中迅速晉升。一度成為在組織中位居第二,僅次於首領Al Muliam的高階刺客,是Al Muliam的得意門生。

但是同時Altair也非常叛逆,浮躁,過分自信,自大,缺少耐心,甚至曲解信條的意義在任意妄為,導致瞭他在所羅門神殿任務失敗。在那之後Altair因違背信條而被Al Mualim降職,並被派去執行殺死9名目標的任務,在這過程中Altair逐一聆聽瞭他們的臨終之言,這些話給瞭他啟示,令他不斷思考,關於他們的行為,他們的目的和意義。在任務過程中,Altair的態度逐漸發生瞭改變,他逐漸明白刺客的信條並不是給予自己任意妄為的理由,信條本身就是一種智慧。在一切結束後,Altair完全收起瞭自己的傲慢和自負,成為瞭一個冷靜,專註,謙虛,耐心的聰慧之人。在成為組織的領袖後,Altair意識到變化的世界可能無法在容下刺客們以往的存在方式,帶領刺客們走向瞭不同的發展道路。

盡管Altair生性冷淡,但是並非無情之人,他至少有過兩個戀人。其中之一是Adha,不幸死於聖殿騎士之手,Altair曾為此追殺聖殿騎士為她報仇。然後是Maria Thorpe,她原本是名聖殿騎士,且是Altair的第九名目標Robert的替身,後來成為Altair的伴侶,並與Altair有兩個兒子。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Maria Thorpe(1167-1227)是一個生活在中世紀的英國女貴族。她在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時期加入瞭聖殿騎士。在被聖殿騎士拋棄之後,她在她原來的敵人刺客組織中找到瞭庇護。

在她和Altair在塞普勒斯的行動之後,兩人在一起定居瞭下來。他們的血脈最後會傳到Desmond Miles身上。

生平 早期
在她小時候,Maria有些叛逆,行為舉止和男孩無異。正因如此,她的父母也經常懲罰她。

在第三次東征之前,她的父母逼著她出嫁,但這段婚姻隻持續瞭一年多。這種恥辱,再加上Maria自己對榮耀的向往使得她離開英國,加入瞭正在東征的十字軍。

聖殿騎士
在那個年代,女人很少參加戰鬥,所以Maria女扮男裝,混入瞭軍隊。她在軍隊中的表現十分出色,最後贏得瞭聖殿騎士的領袖Robert de Sable的欣賞。

雖然Robert發現瞭Maria的真實​​性別,他還是支持她,並讓她留在身邊當私人助理。雖然Maria並不怎麼相信Robert的一些觀點,但仍然對他十分尊重,甚至願意為他而死。

某一天,Robert給瞭Maria一枚戒指。這枚戒指在後來成為瞭Maria和聖殿騎士唯一的紐帶。

假扮成Robert
1191年,在8個聖殿騎士都被刺客Altair殺死之後,Robert正確的猜到瞭他是下一個目標。

Robert隨即設下瞭一個圈套。他首先高調宣佈他將要參加剛剛死亡的耶路撒冷攝政王Majd Addin的葬禮,表示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的友好關系。但私下Robert知道刺客們肯定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便讓Maria裝扮成自己,參加葬禮。

正如Robert所預料到的,Altair如期來到瞭葬禮。Maria還成功地在人群中找到瞭Altair,並派聖殿騎士將他包圍。

Altair殺出瞭重圍,最後抓住瞭Maria,取下瞭她的頭盔。這時他才發現Maria原來不是真的Robert。Maria又坦白,Robert已經去瞭Arsuf,和伊斯蘭教徒講和,並準備圍攻Masyaf。因為Altair殺的八個聖殿騎士中既有穆斯林,也有基督徒。

出乎意料的,Altair並沒有像殺死其他人一樣殺死Maria,而是警告她不要跟上來。Maria卻傲慢地說她並不需要,因為Altair是不可能阻止Robert的。

塞普勒斯
在Altair殺死Robert和Al Mualim之後的一個月,Maria在聖殿騎士中被降級瞭,並且被禁止和她的同伴去塞普勒斯。她和Altair又在Acre的一次行動中見面,兩人打瞭起來。

Altair最終勝過瞭Maria,並審問她關於塞普勒斯行動的信息。然後,Altair把Maria作為囚犯帶著,一起到瞭塞普勒斯,希望能夠用Maria吸引聖殿騎士出來。

兩人到瞭利馬索爾,和刺客線人Alexander碰瞭面。Maria被關在刺客據點裡,但是在一次聖殿騎士的襲擊中逃瞭出去,還把據點燒著瞭。

Maria急忙地趕到聖殿騎士的領袖Armand Bouchart那裡,告訴他關於Altair的時期。但是Armand對Maria兩次從刺客組織手裡逃出感到懷疑,再加上他天生對女人的不信任,最終把Maria關到瞭牢裡。

Altair則打敗瞭看守她的獄卒,並把她救瞭除瞭。這時,Maria卻告訴Altair,她發誓要殺瞭Altair。但Altair卻跟她講道理,說給聖殿騎士最好的禮物不是他的頭,而是伊甸蘋果。

Altair又帶著Maria上瞭去凱裡尼亞的船。在船上,Altair跟Maria講述瞭關於恩培多克勒的哲學理念,說「隻有自由的思想才能欣賞這個世界無秩序的美」。

雖然Maria對他的觀點表示抗拒,但還是有興趣地問到,能夠欣賞『無秩序的美』是否是人們想要的。Altair承認自由會帶來的一些苦難,但卻說「聖殿騎士所期待的秩序和和平是建立在屈從和禁錮之上的」。被Altair當做囚犯「禁錮」著的Maria覺得這似乎有些諷刺。

在上岸時,Altair把綁著Maria的繩子切斷瞭,這樣她才能從船艙爬到甲板上。但是他們卻遇到瞭「載」他們來的海盜。Maria趁機把Altair踢到瞭梯子下面,讓他和那些海盜打,自己卻逃走瞭。

但是Maria卻在逃跑的過程中遇到瞭更多的海盜,最後被Markos救瞭下來。Altair發現Markos是塞普勒斯的反聖殿騎士組織的一份子,便放心的把Maria交到瞭他的手上。

在他的調查當中,Altair發現「公牛」(他的目標)不僅在通緝他,也在通緝Maria。由於擔心她的安全,Altair趕回瞭港口,救下瞭被聖殿騎士攻擊的Maria和Markos。之後又把他們帶到瞭刺客據點。

又一次淪為階下囚的Maria嘲笑Altair準備刺殺「公牛」(Moloch)的計劃十分粗糙,卻不慎的泄露瞭他的信息。Altair由此知道他住在Kantara城堡。當Altair成功回來時,卻發現在一次Moloch的兒子Shalim的士兵為Shalim搜刮女人的行動中,Maria被劫走瞭,刺客據點也被洗劫瞭。

Maria被帶到瞭Shalim處,和反抗組織分開瞭,Altair也沒法救她。

Maria自己逃出瞭Shalim處,並裝扮成妓女偷偷來到瞭聖Hilarion城堡。到達之後,她見到瞭Shalim的兄弟Shahar,詢問他聖殿騎士對伊甸蘋果的計劃。Shahar則說聖殿騎士準備不惜一切代價建立秩序,即使這種秩序是建立在奴役之上的。

這時,Altair在尋找Shalim的行動中沖瞭進來,隨即來的還有Shalim。Altair和Maria殺死瞭兩人,不過Maria拒絕再幫他殺更多人。

我們不知道Maria怎麼從凱裡尼亞回到利馬索爾的。Altair獨自回去瞭,並單獨行動瞭一段時間。但是,在一次使用伊甸蘋果安撫民眾時,一個神秘的聖殿騎士想要搶走蘋果。Maria出現並殺死瞭他。

雖然Maria並未完全相信Altair行為的正義,她還是把Altair帶到瞭塞普勒斯的聖殿騎士檔案室。在這裡,她遇到瞭Armand Bouchart,並被打昏瞭。

在Altair殺死瞭Armand之後,他帶著Maria逃出瞭檔案室。然後她告訴Altair她不想再當聖殿騎士瞭,也不想會英國瞭,而是想去東方看看。在Altair的最後一篇日記中說道,他決定陪著Maria。

定居
回到Masyaf後,Altair和Maria正式開始瞭他們的感情。1193年,他們在利馬索爾,在Markos的陪同下結婚瞭。

幾個月後,他們的第一個兒子Darim出生瞭。兩年後,第二個兒子Sef也出生瞭。

蒙古
1217年左右,Maria、Altair和Darim準備去蒙古刺殺正在抑制刺客組織發展的成吉思汗。他們留下瞭Malik Al-Sayf看守刺客組織。到瞭蒙古之後,一傢人見到瞭刺客Qulan Gal。當男人們計劃殺死成吉思汗的時候,Maria則在後方,並在Altair受傷回來時照顧他。

1227年,在Qulan的幫助下,Darim殺死瞭成吉思汗。一傢人回到瞭Masyaf,卻發現已經時過境遷。

晚年
三人回來時碰到瞭Swami。Swami告訴他們Altair的第二個兒子Sef去瞭Alamut,Malik被囚禁瞭,現在一個以Abbas Sofian為首的議會正控制著刺客組織。Darim前往瞭Alamut找他的弟弟。而Altair和Maria被迫住在瞭西樓,而不是首領應該住的主樓。

第二天,兩人去見瞭所謂的『議會』,並看到議會成員都是些軟弱的刺客。Altair匯報瞭一下他在蒙古的經歷。Abbas說Malik是因為殺死瞭他的兒子Sef而被囚禁的。Altair懷疑這事情的真實性,便去把M​​alik帶到他和Maria的住處。

Malik告訴他們是Abbas殺死瞭Sef又在Malik睡著時把兇器放在他的床上的。Maria和Altair隨即去見Abbas。

在見到Abbas的時候,Sw​​ami進來瞭,並帶來瞭一個麻佈袋子。裡面裝的是Malik的頭。

Altair十分憤怒,而Abbas則告訴其他的刺客這正是Altair無法再勝任首領職位的證據。Abbas命令Altair交出蘋果,不知為什麼,Altair拿出瞭蘋果。

Swami走上前去拿蘋果,並小聲告訴Altair在Sef死前,他們告訴Sef是Altair——他的父親——要殺他的。Altair十分憤怒,而這憤怒轉移到瞭蘋果上,當Swami碰到蘋果時,他的眼珠都跳出來瞭,嘴巴張大,裡面有金光閃爍。Maria連忙大叫讓Altair控制自己。

Swami接著開始拿出匕首自殘,而又不小心割斷瞭Maria的喉嚨。Altair抱著Maria,Maria臨死前對她的丈夫喃喃道:「要堅強!」

人物性格和特征
早期,Maria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希望離開英國,尋找榮耀。在這段時間中,她也十分固執,不想跟隨傳統,當一個『淑女』。

在聖殿騎士中,她也十分有決心完成他的任務。在第一次和Altair見面時,她十分驕傲自信,而且堅決。

在塞普勒斯的事件後,Maria漸漸變得更加溫和起來。最終她選擇追隨Altair,脫離聖殿騎士。

她還有自己挑逗的一面——正如我們在Acre看到的,她把Altair帶到瞭塔樓上(XXX)。

瑣事趣聞
Maria的名字是拉丁文Mary的變體。Mary在拉丁語中的來源是Stella maris,是海洋之星的意思。但有可能是Mar(苦的)的變體。還有可能是希伯來語Miryam(叛逆)。埃及語『Merry』(歡樂地,愉快的)。

Thorpe在古挪威語中是村莊的意思

在刺客信條1中,Maria大概24歲。

她是第一個女聖殿騎士,也是第一個被刺客饒恕瞭的聖殿騎士。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與外界的一切是這樣毫無關聯。我生命中差不多十年時間就這樣過去瞭,一直在尋找這些伊甸碎片。」

遊俠網

遊俠網

——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對戴斯蒙德說

露西·斯蒂爾曼(1988-2012)是當代刺客組織的一名成員,曾經作為Abstergo工業Animus項目基因記憶的研究員,在聖殿騎士內部做長達數年的臥底工作。在她滲透Abstergo期間,她一直向刺客們匯報Abstergo的最新進展。

當戴斯蒙德·邁爾斯完成瞭探索他的祖先阿泰爾的記憶後,露西幫助他逃出瞭Abstergo實驗室,前往藏身處。在那裡與兩個新的盟友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會合,並開始戴斯蒙德的刺客訓練。

人物簡介 早期生活
「學校很明確地表示我在那裡是沒有未來的。[…]說讓我繼續下去會敗壞學校的名聲,讓他們為難。無論我去哪兒都是這樣。」

——露西對戴斯蒙德說

在進入Abstergo工業工作之前,露西·斯蒂爾曼在大學進行神經學科的學習,但是很快她被迫離開學校,因她的導師認為她的研究課題存在問題,被認作是偽科學。被迫離開學校後,她去瞭各種地方,嘗試找到工作,還以此開玩笑的對戴斯蒙德說「我差點去做端盤子的服務生。」

最終,沃倫·韋迪克博士與她聯系,給她提供瞭一份在Abstergo工業的工作。她接受瞭,並立刻開始與韋迪克博士進行Animus項目。在最初的三年,露西主要負責Animus的數項功能和界面設計。

同時露西與其他雇員建立瞭友好的關系,像是Richard——這些人後來被命令前去殺死露西,直到韋迪克介入,他認為她是名有價值的雇員。

為Abstergo公司工作
露西:「[韋迪克]說他已經暗中關註我很長時間瞭。他對我的工作很有信心,想和我談談我的未來。你想象不到聽到那些話的感覺是多麼美妙。所以我去見瞭他。反正也沒什麼可損失的。」
戴斯蒙德:「然後他給你瞭一份工作?」
露西:「對,在阿佈斯泰戈工作。協助阿尼穆斯項目。我有機會測試我的理論,也能證明是教授他錯瞭。我怎麼能拒絕呢?」

——露西談及她最終如何來到阿佈斯泰戈。

第一次看到露西是在戴斯蒙德脫離Animus時,她說他們發現他的潛意識讓他看不到Abstergo想要的那段特定記憶。在韋迪克向戴斯蒙德解釋Animus是如何運作,基因記憶是什麼的同時,露西向他解釋瞭Abstergo的目標,但並沒有向戴斯蒙德透露太多情報。

在各會話間,露西詢問瞭戴斯蒙德的過去,回答瞭他關於Abstergo的問題,盡量避免透露太多信息。露西向戴斯蒙德表明,他不是唯一被Abstergo扣留的人,她也是個不幸的囚犯。

她告訴他之前發生的事,Abstergo決定要殺人滅口,避免她說出Animus的事情,但殺手在得手前被沃倫·韋迪克所制止。她稱韋迪克救瞭他的命,告訴戴斯蒙德不要苛刻的評價韋迪克博士,他正處在很大的壓力下。

隨著時間發展,露西在戴斯蒙德的衣櫃裡留下通行密碼,以便他能離開房間。在Animus上,戴斯蒙德可以找到露西的筆,也是特意留給他的。這樣戴斯蒙德便能夠使用露西的電腦,可以閱讀她的郵件。後來,露西向戴斯蒙德透露她也是名刺客,隻是隱蔽在此瞭解更多Abstergo的計劃。

當戴斯蒙德結束他在Animus的進程後,三名Abstergo的管理人員和韋迪克決定殺死戴斯蒙德,因為他們已經得到瞭想要的情報。但是露西介入說服他們留下戴斯蒙德做更多測試,像是他的記憶可能還能揭示更多關於伊甸碎片的位置。

逃往藏身處
「我們會訓練你。讓你成為我們的一員。」

——露西對戴斯蒙德說。

露西和韋迪克離開數小時後,戴斯蒙德仍舊被困在實驗室裡,他用自己新得到的能力鷹眼看到瞭實驗體16號留下的隱藏信息。突然露西沖進房間,衣服上還帶著穿過阿佈斯泰戈研究所時搏鬥沾上的血跡。

露西告訴戴斯蒙德沒有時間可以浪費瞭,要他進入Animus取回記憶核心數據。然後露西帶著一張碟片和戴斯蒙德一起開始逃亡。他們成功的沖出研究設施,到瞭地下停車場。

在這裡,他們發現自己面對著更多的保安人員。很快解決掉他們之後,露西告訴戴斯蒙德進入車後備箱「為瞭『他』的安全著想。」一段路程之後,兩人到達藏身處。在他們進入房間前,露西告訴戴斯蒙德她把他帶到這裡是為瞭訓練他成為一名刺客,借用Animus2.0和出血效應,學習另一位祖先埃齊奧·奧迪托雷的本領。

進入房間後,露西​​的刺客同伴肖恩·黑斯廷斯和麗貝卡·克瑞恩向戴斯蒙德做瞭自我介紹,開始準備系統。不久,露西讓戴斯蒙德去開啟保全系統,以此對他的進展做評定。在章節之間,他們也有一些關於聖殿騎士和其他刺客的對話。

在戴斯蒙德探索瞭埃齊奧的記憶並發現瞭位於羅馬的密室後,Absertgo侵入藏身處引發瞭警報。匆忙中,露西交給戴斯蒙德一幅類似Ezio所使用的袖劍,兩人一同來到樓下。

在樓下倉庫中露西再次見到瞭沃倫·韋迪克,他提醒露西自己曾救過她的命,對她的「背叛」感到失望和憤怒。露西和戴斯蒙德開始與Abstergo的保安交手,很快擊倒瞭他們。韋迪克站在卡車中宣稱這次攻擊隻是開始。戴斯蒙德本想追上去,被露西阻止,說韋迪克終有一天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接受制裁。

鑒於他們的位置已經暴露,Abstergo可能會帶來更多增援,露西和其他人撤離瞭藏身處。他們用一輛貨車藏在山區裡一路北上,戴斯蒙德準備再次進入Animus繼續尋找線索。同時,露西繼續研究那位「女神」密涅瓦意有所指的是什麼,她告訴戴斯蒙德,她所擔心的事情已經開始瞭。

尋找蘋果
戴斯蒙德:「想想等我們最終阻止瞭聖殿騎士的時候,你會感覺有多棒吧。」
露西:「我不確定這是否會有結束的一天,戴斯蒙德。我不能永遠這樣下去。」

——戴斯蒙德與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

在一段長路之後,刺客們終於到達瞭現代的蒙特裡久尼,在奧迪托雷別墅地下的聖堂裡安置瞭新的藏身處。她和戴斯蒙德一起通過地下水道和隧道打開瞭通往聖堂的門。

在戴斯蒙德探索瞭埃齊奧最後一段記憶後,刺客們發現埃齊奧將伊甸蘋果藏在瞭羅馬鬥獸場的地下的密室裡。在戴斯蒙德從密室中取得蘋果後,朱諾控制瞭戴斯蒙德的身體,並說「道路必須被打開。天平將獲得平衡。」戴斯蒙德被朱諾強迫用袖劍刺中瞭露西的腹部,殺死瞭她。這些事件使戴斯蒙德承受瞭極大的情緒壓力,並導致他陷入瞭昏迷。

其後不久,露西被葬在羅馬附近的一處小墓地中。她的小隊中隻有肖恩參加瞭葬禮,因為威廉·邁爾斯已經將戴斯蒙德和麗貝卡送往紐約市,繼續戴斯蒙德的阿尼穆斯會話,雖然他依然處於一種昏迷狀態。

性格
「讓我猜,你是那種生活枯燥乏味六點就睡覺的人。」

——在通往聖堂的路上,戴斯蒙德對露西說

相對於沃倫·韋迪克,露西是個熱情開朗而且隨和的人。她總是給予戴斯蒙德鼓勵和支持的話,盡管有時候這會激怒他。有時當沃倫·韋迪克試圖強迫戴斯蒙德更深入Animus記憶時,露西會阻止說服韋迪克讓戴斯蒙德休息,表現出她關懷別人的一面。

露西靈巧而且機智,是她對監視器做瞭手腳以便為戴斯蒙德晚上在Animus房間探查保密,但是她在壓力之下變得易怒和憂慮。主要因為她對同事的死亡比較敏感,特別是關於她的朋友Leila Marino的事,加上她在16號實驗者喪失理智的實踐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在外面的另外兩個小組(8名刺客)的死亡。

其它
「Lucy」的意思是「光」。這是否和她的角色有所指代或相關目前未知。

露西是以克裡斯滕·貝爾為原型,並由她配音的。

在XBOX360版刺客信條中,戴斯蒙德每次離開Animus都與露西對話即可以解鎖「健談者」成就。需要註意的是戴斯蒙德必須完成所有對話,直到她說自己沒時間談話或者要戴斯蒙德去休息為止。

在刺客信條2中,露西駕駛一輛類似現實世界中的賓士CLS。

露西的角色模型在幾部遊戲中有顯著的變化。在刺客信條中她穿著一身得體的商務裝。在刺客信條2中,她的衣服變得更休閑,而且人物模型曲線變得精細,面部模型和發型有所改變,眼睛變大、嘴唇加厚。眼睛的顏色也由藍灰改為純藍。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她的模型再次改變,看起來比較接近第一部的版本,一件棕色的夾克套在刺客教條2時的著裝外。

露西在刺客教條2中體現出是個成功的戰士,在她和戴斯蒙德逃出Abstergo時放倒瞭很多警衛,稍後在藏身處時也如此。在刺客教條:兄弟會中,她看起來似乎擁有接近於於戴斯蒙德和他的祖先們水平的自由奔跑能力。

隱含在整個刺客信條2和刺客信條:兄弟會中的是露西和戴斯蒙德間有種若有若無的感情。證明是露西一直關心戴斯蒙德的出血效應的狀況,並且擁抱瞭他說很高興他是在刺客們這一邊的。

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露西收到一封來自威廉·邁爾斯的郵件更暗示瞭露西對戴斯蒙德的情感。郵件明確說她不應該讓戴斯蒙德遠離危險「隻是為瞭那些可能有或可能沒有的感覺」

同樣,在刺客信條:啟示錄中,當威廉·邁爾斯訊問麗貝卡露西對戴斯蒙德的感覺時,麗貝卡回答說他們兩人之間曾有過一些「傷感的時刻」 ,而肖恩則補充說露西曾告訴他她喜歡戴斯蒙德。

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露西在聖堂的電腦裡有刺客信條:傳承計劃,設置為馬裡奧·奧迪托雷的記憶序列。

露西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的郵件密碼是「Juno57」,這可能是為後續做的鋪墊,正是Juno控制瞭戴斯蒙德刺殺露西。

在刺客信條:兄弟會中,戴斯蒙德和露西在奧迪托雷別墅外談話時,她提到自己幾乎把10年的人生都用在瞭尋找伊甸碎片上。而在刺客信條2中,麗貝卡說自她們上次見面已經有7年瞭。這可能意味著露西將她的青少年時代(16-17歲以前)都花在瞭尋找伊甸碎片上。

在一個非常罕見的故障中,當露西與戴斯蒙德在貨車中前往羅馬大競技場時,可以看到露西穿著她在刺客信條2中的外衣。

當露西被戴斯蒙德刺中時,在兩人倒地前的一瞬間可以看到露西的眼睛轉動並且看著戴斯蒙德。

當在蒙特裡久尼地下穿越隧道時,玩傢會需要穿過一些卡住的門,而要通過這些障礙,露西必須從這些門下爬過去,這可能是參考瞭育碧的另一部遊戲:波斯王子:時之沙中的法拉公主,遊戲中公主必須從墻壁上一些狹窄的裂縫和洞口爬過去,才能到達另一邊。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Rebecca Crane

簡介

瑞貝卡·科瑞恩(Rebecca Crane),是遊戲《刺客信條》系列中的一名配角,出場於《刺客信條2》和《刺客信條:兄弟會》。她與露西·斯提爾曼,肖恩·黑斯廷斯一樣同屬當代刺客。她也是Animus2.0的創造者——她稱呼它為「寶貝」。她的主要工作是和她的搭檔肖恩一起,為其他刺客們提供技術支持,並維護Animus2.0。

人物簡介

早期生活

幾乎沒有什麼關於瑞貝卡過去生活的情報,看起來她並不是在刺客組織中出生的,她曾對此解釋過她是在長大後和才刺客們開始的接觸。在成為刺客之前,瑞貝卡喜好運動,包括極限滑雪。在一次意外中她的腿骨折後,她開始對計算機和編程產生興趣,發現這比她之前的愛好更有趣。在和刺客們接觸之前,瑞貝卡是個電子專傢。當戴斯蒙德詢問她以往的經歷時,她回答說他以前有個男朋友,然後又沒有瞭,暗示他被殺瞭。戴斯蒙德震驚之餘問她是不是在開玩笑,結果她又說是玩笑。她說死亡隻有不發生在你面前時候才有趣,這是應該知道的,然後拒絕繼續說這個話題她也是露西的老朋友。據說在露西和戴斯蒙德逃出Abstergo之前,因為露西的臥底工作,她們已經有七年沒見瞭。稍後,當戴斯蒙德問她是否曾經使用Animus瞭解自己的祖先時,她解釋說那樣很無聊,她曾經整整一天作為一個普魯士士兵隻是在射擊。

藏身處
在藏身處,瑞貝卡為Animus2.0提供技術支持,確保機器或者戴斯蒙德情況一切正常。當戴斯蒙德在Animus中時,她經常在肖恩創建的資料庫中留下註釋,特別是在某項內容有關於謎題圖形或者刺客陵墓的時候。另外,瑞貝卡從露西那裡得到的戴斯蒙德在Abstergo使用的記憶核心,允許戴斯蒙德接觸16號實驗者留在Ezio記憶中的加密文件。當戴斯蒙德在Animus之外時,他和瑞貝卡、肖恩討論過刺客組織的話題。據肖恩說,他以前散佈關於Abstergo和聖殿騎士的情報,招來瞭意外的註意。瑞貝卡「救瞭」肖恩,並把它新手進組織。當肖恩評論刺客們都是兇手,這些人中並沒有「好人」時,瑞貝卡反駁瞭他的話,向戴斯蒙德打氣說生活從來不易,有時候有些東西需要改變。戴斯蒙德收到密涅瓦的留言後,Abstergo發現瞭他們並闖入瞭藏身處。當戴斯蒙德和露西抵禦Abstergo的警衛時,瑞貝卡幫助肖恩將Animus裝上貨車,隨後全員逃離瞭那裡。在他們前往北方的第二基地的路上,貨車中瑞貝卡重新啟動瞭Animus,以便戴斯蒙德再次進入文藝復興時代完成剩下的記憶。

Monteriggioni
在當代刺客們在Abstergo的追擊下被迫離開藏身處後,他們逃向Monteriggioni,在這裡瑞貝卡將Animus2.0安置在Auditore傢族別墅的地下聖堂裡。在戴斯蒙德離開Animus休息的時間裡,他向瑞貝卡詢問Animus的情況和她的過去生活,和一些別的話題。通過郵件系統看,瑞貝卡和肖恩之間似乎開始有點什麼。戴斯蒙德找出蘋果的所在處後,他們到達瞭羅馬競技場遺跡。考慮到肖恩和瑞貝卡沒有free-running能力,在肖恩的建議下,露西帶著瑞貝卡和肖恩從另一路線穿過Capitoline Hill。當Juno與戴斯蒙德對話時,瑞貝卡和其他人一樣並不能聽到或看到她。戴斯蒙德接觸到蘋果後,周圍的一切似乎被凍結瞭,戴斯蒙德被蘋果控制,被迫刺傷瞭露西。當Juno解除對戴斯蒙德的控制時,瑞貝卡和肖恩看起來並未受傷。

特色和個性
瑞貝卡是個精神充沛略顯稚嫩的年輕女性。盡管被她救過一命,肖恩總是對她施以嘲諷和貶低的評價。她待人寬容,為人樂觀,和肖恩就像是正反的兩極,友好而且健談。她對她的工作感到驕傲,稱她重新設計的Animus有更加有啟發和創造性,她稱做「競爭優勢」。她也表示過,盡管肖恩的說法不怎麼靠譜,但是刺客們是戴斯蒙德定義的「好人」。

其它
在Animus2.0裡,瑞貝卡添加信息的用戶名是REBECCAC84,是由她的名字和姓的開頭組成的,暗示瞭她的出生年份。2012年時她可能是28歲。

當露西和戴斯蒙德第一次進入藏身處時,瑞貝卡高興的歡迎露西並感嘆:「真是很長時間瞭……七年!」這意味著他們第一次見面至少是2005年前的事瞭。

她的E-mail密碼是Snowmass84,像是和她以前的愛好有關,也是她出生年份的暗示。

在丟瞭她的Mp3後,瑞貝卡發瞭一封E-mail給其他人,說「沒瞭它睡不著。」

她的一封E-Mail裡,瑞貝卡談到瞭他的傢人,還有她的狗。

《刺客信條:兄弟會》的初始設計裡,瑞貝卡的頭發會更短一些,但是這個設定最終廢棄瞭。

《刺客信條:兄弟會》中,她想在羅馬競技場開車時,被爆料說她是一個魯莽的司機。

相當奇怪的是,兄弟會中的一些市民有和她一樣的發型。

「瑞貝卡」這個名字來自阿拉伯語名「Rifqah」,意思是「陪伴」。

《刺客信條:兄弟會》中瑞貝卡管吃漢堡的戴斯蒙德叫「肉食動物」,暗示她可能是個素食主義者。諷刺的是,在《刺客信條2》的正常中,肖恩把戴斯蒙德稱作「歷史上第一個素食刺客」。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Shau​​n Hastings

簡介

肖恩·黑斯廷斯(Shaun Hastings)是遊戲《刺客信條》系列中的一名配角,出場於《刺客信條2》和《刺客信條:兄弟會》。肖恩的工作是組建Animus內的資料庫,包括人物、地點、事件的資料,以協助戴斯蒙德·邁爾斯(Desmond Miles)完成Animus進程。同時他也給予其他刺客小組技術支持,並且與組織上級取得聯系瞭解其他小組的動向,特別是在外行動人員的情況。

人物簡介 早期生活
肖恩向來對陰謀論和未知事物感興趣。盡管他並不瞭解當代刺客和聖殿騎士的存在,他仍然註意到一傢名叫「Abstergo工業」的公司,認為他們「沒做好事」,決定調查他們。肖恩盡可能的挖掘瞭很多關於Abstergo的情報,並試圖將自己的發現通過WIKI解密告知別人。Abstergo的Alan Rikkin發現瞭這一情況,決定讓肖恩閉嘴。2010年12月10日,肖恩一度被Abstergo綁架。但是得益於瑞貝卡·克瑞恩(Rebecca Crane)的幫助,肖恩從將他轉送到Abstergo的卡車裡逃瞭出來,並加入瞭刺客組織。

藏身處
當露西·斯提爾曼(Lucy Stillman)和戴斯蒙德·邁爾斯(Desmond Miles)來到藏身處後,Desmond開始進入Animus探索他的祖先Ezio Auditore的記憶。肖恩向Desmond提供各種資料數據,有時候也會提醒他註意字元的位置。但是在Animus外肖恩一直忙於自己的電腦,極少與Desmond交流,經常讓他「一邊去」。

聖堂
逃離聖殿騎士的襲擊在蒙特裡久尼(Monteriggioni)安頓下之後,肖恩像在藏身處一樣繼續他的研究。不過對Desmond多瞭些尊重和容忍,可能是因為有時他們的話題比較符合他的興趣。他對Rebecca的態度依舊不恭,對此Lucy則排給他更多的工作。當Desmond完成Ezio的第九序列記憶找到蘋果所在地後,肖恩根據Desmond看到的數字和墻上留下的三角形字元推斷出開啟密室機關的密碼,一行人開始前往羅馬。當他們找到蘋果時,Desmond向它詢問瞭神廟的位置。肖恩認出投射符號中的自由之帽和共濟會之眼,斷言說這兩個符號會在一起出現的地點隻有一處。但是在他將地點說出之前,Desmond碰觸瞭「蘋果」,Juno借機凍結瞭眾人的行動,並控制Desmond迫使他刺傷瞭lucy的腹部。Desmond和Lucy暈倒後(字幕結束後最後一幕),肖恩和Rebecca似乎並未註意到異常,仍然站在之前的位置。

特色和個性
肖恩對人的態度通常是充滿譏誚、嘲諷、居高臨下,但也有風趣的一面。他經常在資料庫的最後一行添加自己幽默的評論。他對Desmond通常是很沒有耐心,盡管有時候他們會有較長的談話。肖恩的不滿往往是針對Desmond,但是他有時也會去招惹Rebecca——盡管她幾次救過他的命。肖恩一直希望能自己也能進入Animus,甚至寄給lucy一封郵件提及這件事——lucy對此未置可否。他對此很關心,但也說過手頭的工作更為重要。當談論到他的刺客身份時,肖恩表示「我殺過人,以後還會再這麼做。但是最好還是不要。」他譏誚的態度經常表露的非常明顯,他曾經指出刺客們也是殺人兇手,無論動機是什麼,比起聖殿騎士,他們也並非什麼「好人」。盡管他對Rebecca的態度並不和善,但是因為Rebecca的救命之恩,他仍舊比自己承認的更加看重她。似乎隻有lucy能遠離他的冷嘲熱諷,這倒不是什麼尊重的表現,大概他隻是知道最好別激怒她。

其它
肖恩加入刺客組織的方式相當罕見,大部分刺客原本就是在組織中出生的在一次和Desmond的談話中,肖恩告訴他自己也有獨有的能力,讓他能看到並解密更多情報,他把這比作Desmond的鷹眼視覺,隻不過在他看來更有用。他所指的其實是自己的高智商。肖恩的郵件密碼是GuyFawkes23,來源於Guy Fawkes。Guy Fawkes也是肖恩企圖揭露Abstergo時在Wiki解密所使用的ID。

刺客信條:啟示錄》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ac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