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劍奇譚》點評尹千觴/巫咸(風廣陌)

4.尹千觴/巫咸(風廣陌)
尹大叔這個人……我一直遺憾,他要沒那麼復雜的背景,隻是個落拓江湖嗜酒如命的遊俠就好瞭,那就可愛得多。我記得當大部分人一周目過後,發現尹大叔原來就是巫咸,論壇裡哀聲一片,曾被宣二裡腹黑俊美祭司秒殺的人都幻滅瞭。
大傢對他的譴責集中在如下幾點:

一、他忘本
烏蒙靈谷事件後他失去記憶,不回幽都也怪不得他,後來恢復瞭記憶這廝還不肯回去,居然連親妹妹站在對面都不認,而不肯回傢的原因竟然是貪戀人間繁華。
在白帝城他跟蘇蘇等人說:成為風廣陌又能怎樣?回到媧皇神殿,一輩子待在佈滿瘴氣、隻有無盡黑暗的地下?陽光、草木、星辰……人間司空見慣之物對幽都人來說根本遙不可及……為啥女媧族要接受這樣的命運?他憑啥要去侍奉神殿裡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嬸?
此言一出,大傢很憤怒:嫌傢鄉不好你就不回去瞭嘛?這麼說娘長得醜你就不認瞭嘛?

二、他不負責任
大叔有段話非常經典:百裡屠蘇,難道你幼時便不曾想過離開烏蒙靈谷?難道你不是寧可前去歸墟,都不願在天墉城中禁足一世?!
我嘞個去,這能一樣嘛?!你是個孩子嘛?別裝嫩瞭好麼,拒絕成長起碼也要小於二十五歲,大叔你快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張臉,都胡子拉碴瞭居然跟個孩子比!而且你在人間幹嘛啦?啊?人傢蘇蘇是想走很多地方,幫助很多人,你呢?除瞭灌喪黃湯沒別的事幹瞭!偶爾幫人捉個鬼也是為瞭賺錢灌喪黃湯!
何況你可不是普通人,是幽都的高幹,不回去建設傢鄉的四個現代化帶領鄉親們脫貧致富,就這麼甩手撂挑子在人間自甘墮落!?神馬東西!

三、他愛歐陽少恭!咳……不,他為歐陽少恭洗白
“少恭他隻是個孤獨的孩子”,大叔這句是全古劍最雷臺詞,沒有之一。
從魂之彼岸回來就已經基本知道瞭蘇蘇的命運,所以我一邊眼淚漣漣一邊安慰自己:蘇蘇雖然不幸,卻也幸運,畢竟他有師尊疼愛,師兄呵護,紅玉看顧,晴雪相愛,襄鈴依賴,蘭生……蘭生吐槽吧= =,因此看到他那句“百裡屠蘇……有他的師父、有你、有紅玉……他比少恭幸運……還沒有經歷過不計其數的生離死別……”我還真以為然瞭!後來一想,誒,不對啊,屠蘇的悲劇難道不是他造成的麼?屠蘇幼年遭逢滅族慘劇,沒過幾年安穩日子又要魂飛魄散,不都是歐陽少恭導致的嘛?怎麼他又變成比那個變態幸運瞭?被害者怎麼得反過來同情殺人犯瞭?!靠!差點被忽悠瞭,可見好人就是這麼上當受騙的,因為我們太善良!

嗯,下面說說我對大叔的一些個人看法:

第一,大叔的心理其實很真實

大叔在白帝城那番話雖然令人鄙薄,但不能不承認這種心理某種意義上來說很真實。
好比在貧困地區長大的人來到繁華熱鬧的大都市,滾滾紅塵,五光十色,對比自己傢鄉的生存環境,恐怕是個人都會不平衡。都是人,憑啥這種生活我不能過?就因為我生的地方不好?
站在道德制高點批判很容易,誰都會說建設傢鄉是責任,然而從貧困地區走出來的大學生有幾個願意回去?

大叔他是高幹,可也要看是哪兒的高幹。
若是我DANG的高幹,不,也不用高幹瞭,就說貧困山區一普通幹部好瞭,斷然不會像大叔一樣在外面寧願做個流氓無產階級也不肯回去!一旦恢復記憶肯定立刻往回跑,貧困山區怎麼瞭,每年光扶貧款救濟款退耕還林補助款都能貪不少,隨便揩揩都是油水,有瞭錢啥都不是問題。要是像這樣,我看大叔也早奔回去瞭。就算老子現在不能享受,老子退休瞭去江都買個聯排別墅養老不行嘛不行嘛?
可是女媧的執政作風,哪裡有這麼多油水給他,巫咸有沒有俸祿拿都是個問題,差旅費估計也不能多報……
就算有俸祿拿,物質匱乏的幽都也找不著花天酒地的地兒啊。

何況我瞧風廣陌當年去做巫咸八成就不是自己的選擇。晴雪曾說,父親希望他們兄妹都去神殿裡侍奉女媧娘娘,說不定他還是為瞭父親的期望而不是自己的意願。
說起來晴雪傢好像很有背景,他們的父母雖然不知何故早亡,帶大她和哥哥的彭婆婆身份非同一般,他們兄妹居然哥哥當上瞭巫咸,妹妹認為自己將來要做靈女,倒像是內定,我覺著這怎麼也不像是幽都一介平民
還有一個可能是女媧恰恰需要他們兄妹的混血身份,因為可以跟伏羲打擦邊球。從晴雪在芳梅林跟蘇蘇的談話裡可以推測風廣陌在失蹤前就曾被派來人間出差,否則他也不會看到星空啊小花什麼的。
扯遠瞭,言歸正傳。

再說大叔他是個男人(喂)。
關於天地人三皇,似乎傳說和史書裡的記載都非常不統一,女媧一會兒天皇一會兒地皇,在上古神話時代,女媧被尊為天皇,因為她是萬物之母,而後來天皇卻基本都說是伏羲,女媧的地位其實是降低瞭。
遊戲裡就是采用女媧為地皇的設定,而從遊戲我們也能看出女媧勢力的衰微。從仙劍開始,信奉女媧的地區都是什麼苗疆啊,南疆啊,這些中原文明鞭長莫及的偏遠落後地區,這些地區又多半都是母系氏族社會或者是其殘餘(有例為證,蘇蘇小時候是跟娘姓,在古代中原地區,就算蘇蘇爹生前不管,死後管不瞭,百裡傢的叔叔伯伯也不會答應他跟娘姓!),還有一部分被逼得躲地下去瞭。於是女媧和伏羲地位及勢力的消長,其實正象征瞭兩性之間權力的位移,直白點就是母系社會向父系社會的變遷。
遊戲裡女媧說:“神隱的時代,即將來臨瞭吧……”
這話不對啊,她剛不是還在說人傢伏羲精氣神兒十足,上躥下跳時刻準備著去攻打魔域麼?怎麼就要神隱瞭?
隻是她自己不僅是勢力式微,連靈力都衰弱瞭。雖然她靈力衰弱跟過勞也有關,但這進一步暗示瞭女性權力時代即將終結的命運。
誒,我到底要說什麼?
對瞭!我是想說,像大叔這樣一個沒有改造好,思想上有著嚴重劣根性的大男人生長於母系社會,還得去侍奉一個女神,對她畢恭畢敬,本來就不出於自願,又沒啥好處,反而要守著一堆清規戒律,就算嘴上不說,心裡一定憋屈到內傷!
而當他來到地面上,發現人間非但繁華富麗,陽光充足,鳥語花香,喝酒沒有禁忌,而且還是個男性至上的男權社會,男人能三妻四妾胡天胡地,女人啥話都不敢說,說瞭就是不賢惠,就犯瞭七出之條,他眼珠子一定都快掉下來,嘴巴都要樂歪瞭,墮落哪裡還在話下!(當然後面這條福利對他木有意義)

有人會說,男人難道不是更該有責任感麼?蘇蘇是男人怎麼為天下蒼生犧牲瞭,蘭生是男人怎麼回傢承擔自己的責任去瞭,你就是在為大叔洗白是吧是吧是吧?!

不知道大傢有沒有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大叔其人,在遊戲裡不能算完全意義上的壞人,他聽說青玉壇的人居然用孩子來做祭禮,表現得十分義憤;幫歐陽少恭對付屠蘇,可是他並不想牽連其他,還讓少恭把玉橫封而不用;蘇蘇看到娘變成焦冥後悲痛欲絕,大叔在一旁也露出不忍的神色,最後他還幫蘇蘇等人對付歐陽少恭,這都說明他並不是喪盡天良泯滅人性的壞人,可是罵他的人很多,歐陽少恭變態成那樣,居然還不少人喜歡他,為他大唱贊歌,甚至想為他變為焦冥。
這多半是因為,少恭那樣扭曲的人離我們很遠,我們現實中幾乎沒可能碰到(別看少恭的粉絲表現得對他情深似海,為他變焦冥都願意,但真正現實中碰見這種人我包她們跑得比誰都快,嘖),而大叔這樣的人卻很真實。
這種人私欲太重,所以他不可能做蘇蘇那樣完全的正面形象,而他又不是鐵石心腸,做不瞭徹底的壞人,像歐陽少恭一樣罔顧人命,坐視沿海災變無動於衷。說到底,他還是個人,雖然他意志不堅定,逃避責任。如果說我們從蘇蘇身上看到的是人性中光華奪目的一面,我們從大叔身上卻看到瞭人性中陰暗、自私、卑怯、虛偽、懦弱的一面,並且這些太真實,真實得令人憎惡,真實到讓我們不安,所以我們討厭他!因為他的陰暗面說不定也存在於我們心裡。

不信的話,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們生在幽都,我們見識瞭美好的人間,是否能夠依舊回去繼續安於自己的生存環境,絕無對命運的不滿?

MD我發現這一段才是我真正要說的,前面那麼多居然都可以刪掉不要!
我本意是想從人性的角度分析其行為的動機和成因的,結果發現自己不但邏輯混亂語言囉嗦該表達的沒表達清楚,而且還影響瞭我吐槽……大叔我更討厭你瞭!

第二,行瞭,我們都知道你愛歐陽少恭

如果說他不肯回幽都我還能理解的話,那麼他對歐陽少恭固執的感恩心態我從正常的角度就怎麼也理解不瞭!

有朋友說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哪有呀,哪有呀,歐陽少恭從蓬萊廢墟裡跳起來表示很冤枉!
如果是歐陽少恭威脅他瞭虐待他瞭調教他瞭那我理解他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可是人傢明明說瞭,攔住雷嚴後就放大叔下山去瞭,讓他瘋,讓他去放縱,以為他有天會感動……呃,不是,是有天會墮落(最後果然大叔沒有辜負少恭的期望,墮落瞭)——並且歐陽少恭還“當他是真正的好友,觀月弄雪,賞花飲酒,與世間好友並無二致”,哪有虐待他?

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恩怨分明(唉,這種形容詞用在大叔的段落裡真是糟蹋),沒有恢復記憶的時候,歐陽少恭從雷嚴手裡救瞭他一命,他感激歐陽少恭沒問題,所以在大叔承認他的身份之前,我一直對他印象還不錯。但恢復記憶後總該記得冰炎洞發生的一切吧,歐陽少恭哪裡是恩人,分明是仇人!他親手造成瞭烏蒙靈谷的慘案,如果不是他去搶焚寂裡的劍靈,在冰炎洞擺下血塗之陣,大叔你怎麼會失憶,還差點兒命都丟瞭,有點血性的男人不該去找他拼命才對麼?
然而明明已經恢復記憶的尹千觴卻還是跟豬油蒙瞭心肝似的。
在白帝城時蘇蘇斥責他:我不信,你從未覺察晴雪可能是你妹妹,竟然還替少恭做事!
他反問道:那你希望如何?與晴雪相認?一開始便背離少恭?
最後這句話我第一次看到時覺得萬分別扭,隻是說不出哪裡不對,二周目時我知道哪兒不對瞭:大叔喂,你是不是劇本看錯瞭,這不該是巽芳公主的臺詞嘛?!

一周目到蓬萊迷宮碰到那個暗雲奔霄時,我剛做好去打boss的準備,蘇蘇生命值降為1,放在第二隊,大叔在第一隊,於是暗雲奔霄召喚出的是少年歐陽少恭,我發現這個幻像法術物理全免疫,果斷地讀檔重來,讓蘇蘇上場,一招焚焰幹掉瞭暗雲奔霄,它甚至還沒來得及出手,所以我就以為它隻會召喚歐陽少恭。
戰鬥結束小狐貍說瞭句:太過分瞭,就算、就算是變出來的……也一樣會讓人難過呀……
我莫名其妙,一頭霧水:打歐陽少恭難過個屁啊!我們不就是來打他的麼?!
後來我無意中在論壇的討論帖裡看到瞭召喚人物與出場人物的對應關系,那一刻我的心情,隻有兩個字可以表達:日喲……
為毛暗雲奔霄同樣是玩弄人心,其他人的心理映射就讓人覺得或感動或酸楚或憐惜,而大叔的……就讓人如同吞瞭隻蒼蠅!

最後一戰結束,我已經懶得吐槽他瞭,行瞭,我們知道你愛他,別再逢人就挖心掏肝地表白瞭,跟妹夫說瞭一次,再跟妹妹說一次,你還要臉麼,你想腆著臉去當三千瓦電燈泡陪他走到最後就去吧,可是有一點啊大叔!
歐陽少恭說瞭他們幾個人元神俱傷,不能再使用騰翔之術,而宮殿山馬上就塌瞭,你就算要殉情也不忙在這一會兒,想辦法把你妹妹妹夫他們送走再去啊!
丫居然當沒看見一樣,奔著歐陽少恭就去瞭,臨走還跟妹妹說百裡屠蘇很幸福,因為有這個有那個還有你……幸福,他馬上就要散魂,TMD你妹妹要望門寡啦還幸福!

這個爛人還真是把不負責任貫徹到底,沒臉沒皮天下無敵!

(其實我本來還想說說他因為背棄自己的信仰和故鄉,內心隱藏的一些痛苦,寫到這裡我想起結局頓時內傷發作幾乎要不治而亡……我決定到此為止,以最後這句神來之筆作為大叔點評的結束語)

古劍奇譚》遊俠專題站:http://android.game2.tw /zt/gjqt/

古劍奇譚遊俠專區:http://game.ali213.net/forum-264-1.html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